优秀村党支部书记-郭孝义

韩城市芝阳镇东英村党支部书记郭孝义

郭孝义(1956~2006) 本市芝阳镇东英村人。1956年11月出生。童年时期正逢国家经济困难,经常饿着肚子,还要干超体力的农活。从小学到高中,一直担任班干部,多次被评为“五好学生”、“三好学生”。1976年12月,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应征入伍,成为工程兵。在条件非常艰苦的雪域高原、大江南北修路筑桥。1978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在部队服役8年,从优秀战士模范党员到好班长、代理排长,先后11次荣获嘉奖,4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1984年1月,他为照顾体弱多病的老人,毅然放弃了在部队转为志愿兵或提干的机会,主动要求退伍回家尽孝道。他的爷爷实际上是他的祖叔父,他从小过继去的。在老人身边,他象姑娘一样,悉心照料,为老人洗头洗脚,揉肩捶背,老人有病他端饭熬药,照顾起居。老人逢人就夸“孝义是个难得的好孝子”。

东英村地处韩城市边远的北鼎塬上,三面环沟,自然条件很差。进村路只能容1辆三轮车通过,睛天尘土飞扬,雨天泥泞不堪。不仅农产品卖不出去,吃水还要从100多米的深井用辘轳往上提。郭孝义退伍回乡后,曾任村代理教师、村党支部委员、村委会主任。1999年10月,为了改变家乡贫穷落后的面貌,他放弃了月薪1,800元在外打工的机会,毅然接受全村党员群众的重托,挑起了东英村党支部书记的重担。

郭孝义带领村两委一班人,因地制宜,大力倡导椒果产业,发展多种经营,不断拓宽群众的致富渠道,增加农民的收入。他引领群众种花椒、高酸苹果和柿子树,发展养鸡、养猪等养殖业。花椒种上第2年,在施肥的关键时候,村上来了推销叶面肥的生产商。郭孝义怕群众吃亏上当,就紧急召开会议,给村民说:“我先试着给果树喷,看效果。如果没有问题,你们再用。”结果,一种叫氨基酸的叶面肥把他家5亩果树不同程度地烧伤了,影响了产量和质量。但是,全村800余亩果园免受了损失。村民们感到心疼,就去安慰他。郭孝义却说:“只要能让大家够免受灾害,这也值呀。”为了把群众种植的高酸苹果卖出去,他3次前往韩城中鲁果汁厂协商签订合同。厂方负责人见他每次都是步行,穿一身补丁衣服,一双黄胶鞋。不在街上听饭,只是啃干馍垫肚子,很受感动。不但与村上签订了购销协议,而且还派人全程进行技术指导。在他的奔波下,全村共栽植花椒树880亩,苹果树350亩,柿子树100亩,养鸡、猪达3,000多只(头)。农业总收入由1999年的154万元增加到2006年的240万元。农民人均年纯收入也由1,490元增加了2,403元。

2001年,适逢国家实行“村村通”工程,每铺1公里油路国家补助2万元。郭孝义意识到这是彻底解决群众行路难的好机会,便很快联系好工程队。但工程实施最低需要6万元启动资金。这对于没有1分钱的集体积累,村民、干部大多不富裕的村子来说太沉重了。郭孝义决定带个头,便把自己家中最值钱的耕牛卖了1千元,作为第一笔捐款交给村会计。第2天他在两委会上动员大家贷款,会后自己很快贷了5千元,捐了出来。在他的带动下,会计郭同川贷了4千元,其他几名干部各自拿出3千元,群众也自发捐款,筹齐了工程启动资金。动工开始后,郭孝义又在工地上忙碌不停,白天和施工队员一起干,晚上看护抽水设备。虽然因运料被砸伤过,因劳累过度2次晕倒在工地,但他醒来后又一骨碌爬起来干活。工程竣工后,他先把以奖代补钱给垫付工程款的干部群众还了。自己却下到几百米深的煤窑挖煤去了,3个月共挣4,500元还了修路的工程款。

村民张爱玉老人2个儿子腿部都患疾病,家境十分困难。她想在村上1间公房办商店,但是启动资金和场地都是难题。郭孝义知道后,决定帮她把商店办起来。而此时,他自己的二弟郭忠义也准备在这间公房办商店,而且张罗着开业。于是,郭孝义到二弟家做工作,弟媳不愿意,还数落他说:“你帮大家把自己帮的那么穷,还想让我们也跟你受穷吗?”郭孝义看说不通,就搬来母亲做工作,弟媳也只好让步,把商店转让给张爱玉老人。此后,郭孝义还帮助解决了部分进货费用。靠着商店,张爱玉给儿子看了病。郭孝义又忙前忙后张罗着给她的儿子牵线说媒,娶上了媳妇。

郭孝义几乎没有停下来的时刻,他的身影总是出现在困难群众的家里。东英村的家家户户,哪家老人这几天身体状况不好,哪家有了新增收项目,哪家猪下了仔,他都一清二楚。2005年,村民郭宪权的儿子考上了西安理工大学,差500元学费报不了名。郭孝义知道后,当天下午就送去500元。高桃英老人2个儿子因赡养问题发生矛盾,老人一度情绪不稳定,曾经产生过轻生的念头。郭孝义知道后,常去看望老人,给老人买糖果,在老人情绪最低落的时候,把老人接到自己家,安慰开导老人,让妻子做可口的饭菜给老人吃。同时将老人的2个儿子叫到一起做工作。老人的赡养问题解决了,便高高兴兴回到她家。

2006年7月开始,东英村连续3个多月没有下过一场透雨。望着干裂的土地,山坡上蔫蔫的树叶,墙角蜷缩成团的牲畜,郭孝义想立即解决灌溉问题,但是村上没有钱买水管。好不容易等到11月份,郭孝义把自家的苹果卖了1,300元。这钱是和妻子说好专门给上大学的女儿留的生活费。他很为难对妻子说:“村里已经2个月没有水吃了,铺管子的事情再也耽搁不得,娃的生活费……咱再另想办法。”

11月21日凌晨5时,他提上钱便和3名村干部进城买水管。比来比去,最低价格也要1,600元,还差300元。他又从老城步行到新城,向东英村在城里工作的人借了300元。货定下来,如果送货上门需30元运费,如果当即拉回,需要70元。为了节省40元,决定由货主送。他回到村上,郭同川告诉他,村上的水泵前两天坏了,必须换新的。郭孝义又四处求借,在亲戚和朋友家借了2千元,下午3时又去城里,买完水泵返回已是晚8时。到家以后并没有休息,而是和会计郭同川到村民郭定亮家收合作医疗费。此时,郭孝义已经是一天没顾得上吃一口饭。郭定亮拿了馒头让他充饥。吃着吃着,郭孝义的头挨着桌子打起了盹。这时,送货的司机来电话,因天黑路不熟,车陷入离村10多公里的路边河槽里。郭孝义立即清醒了,对郭同川说:“咱是公家人,咱俩走,就不麻烦别人了。”于是,他俩带着绳和铁锨,开着三轮车就去了。折腾了1个多小时总算把货车拖上路,已是晚10时多。在回村的路上,被饥饿、劳累和寒冷裹夹着的郭孝义,不幸从三轮车上颠了下来,头撞到路边的硬坎上,再也没有醒来。11月22日下午4时,郭孝义逝世,整个东英村哭声连片,悲情连天。郭孝义用无私的胸怀关心着每一位困难群众,据村里统计,他帮扶困难户的现金有1.3万元,可他依然住在20世纪40年代老祖宗留下的破烂屋里,3间房子1间做卧室,1间为过道,1间是厨房。他去世后,人们在他家里找不到一处放棺木的地方,只好把厨房的案板掀掉,把他的灵柩安放进去。

韩城市芝阳镇东英村党支部书记郭孝义

送葬时,天降小雨,异常阴冷,挽幛如云。整个东英村陷于悲恸之中,乐声、哭声连成一片,泪水、雨水迷茫了双眼。浩浩荡荡的送葬队伍中,有白发苍苍的老人,也有学前的幼童,他们个个胸戴白素花。在郭孝义灵前,一位年逾八旬的老人,含泪读着他连夜为郭孝义写的祭文——“党旗飘飘”。随后,村民在进村路口,为郭孝义这位为民爱民的好“村官”,树立一座“清风碑”。中共韩城市委、渭南市委先后作出向郭孝义学习的决定。2007年10月26日,中共陕西省委在西安国际会议中心,隆重举行开展向郭孝义同志学习活动动员大会,追授郭孝义“优秀村党支部书记”称号,听取郭孝义先进事迹报告,动员部署在全省范围内开展向郭孝义同志学习活动。

赞 (4)

相关推荐

    暂无内容!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