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寨一体的防御体系使得建立600年的党家村至今保留

被称为东方人类传统民居活化石的韩城党家村五、六年前去过一次,那次只在沟底的村子走了走。

韩城党家村
去年秋天,和几位同事在“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的洽川黄河湿地踩过泥巴,又一次来到韩城党家村,这次我才找见了泌阳堡。

 韩城党家村
党家村位于陕西省韩城市中心东北方向,距城区6公里,东距黄河3.5公里,西距108国道1.5公里,我们驱车出韩城大约15分钟就到了泌阳坡上。

韩城党家村

站在塬上往下一望,一片葱绿之中房接房,檐连檐,清一色的青砖灰瓦大气恢宏,古朴凝重;村里主要居住着党、贾两族,320户人家,1400余人。

韩城党家村

 一个南北狭长、东西呈葫芦状的沟谷之中,布局严谨、错落有序、风貌古朴、青砖墙灰瓦顶的四合院群尽收眼底;

韩城党家村

村中有建于600年前100多套“四合院”和保存完整的城堡、暗道、风水塔、贞节牌坊、家祠、哨楼等建筑以及祖谱、村史,被专家 称为东方人类传统民居的活化石。

韩城党家村

村中街道有“井”字、“T”字、“十”字形,青石铺路;更让人惊奇的是它经历了近700年的风霜雨雪,依然是“瓦屋千宇,不染尘埃”。

韩城党家村

 党家村建于元至顺二年,党姓先人党怒轩以种田谋生,定居于此。明永乐年间,其孙党真中举,拟定了村落建设规划。

韩城党家村

 明成化年间,党、贾两姓联姻合伙经商,创立“合兴发”商号,在河南驻马店地区经商,生意兴隆,货船直抵汉口、佛山。

 韩城党家村

 据家史记载,当时往老家运送银两的镖驮络绎于道,村中当时号称“日进白银千两,”富冠韩塬,这里的四合院建筑在明末清初进入全盛期。

 韩城党家村

  嘉庆、道光、咸丰三朝是党家村经济史上的黄金时代,与此同步党家村翻旧盖新,进入了一个持续百年的修建四合院高潮时期,一并筑起了祠堂、庙宇、文星阁等配套建筑。

韩城党家村

清咸丰元年(1851年)为御匪盗,又集银1.8万两筑土寨泌阳堡,同时建起了寨堡中几十座四合院,村寨合一的格局得以形成。

韩城党家村

  这批古建筑经久不衰,保存相当完好,经建筑学家考察认为:一是自然条件优越,该村依塬傍水,位于狭长的沟谷之中,南北土塬高达40 米以上。

韩城党家村

这样的地势既减弱了西北季风的侵袭,又使夏天的凉风顺沟谷吹过, 是理想的冬暖夏凉

 二是由于北塬的红粘土与南塬的白粘土均不起尘,加之泌水绕行,空气得到净化,使党家村的古建筑数百年来一尘不染。

韩城党家村

墙、看家楼、泌阳堡及夹层墙哨门等攻防兼备古代防御体系,是党家村保存至今的一个重要原因,也体现出在战乱年代有钱的党家村人当时的心态。

韩城党家村

 咸丰初年,南方有太平天国革命,北方有陕西回民起义,党家村殷实之户为避防荒乱,发起修建泌阳寨子。

韩城党家村

 他们在村子北边的坡崖上规划了宅基地50户,谁家要庄基,每户须预付纹银500两,由村上统一建造。

韩城党家村

 筹下25000两银子后,先修筑了一圈城墙,石铺巷道,打水井二眼,建涝池一个,铸造土火炮数十门;

韩城党家村
然后每户划拨宅基地3分,以拈阄形式确定每户位置所有权,各家自己修建宅院和四合院房屋。咸丰三年(1856年),城墙和设施全部完工。

韩城党家村

 他们又把村中丁字巷口天哨门都修建起来,共建哨所新旧共25处;至此,村中和寨子共建四合院144院,祖祠10座,马房27院,形成今日之规模。

 韩城党家村
党家村自元代至顺二年(公元1331年)有人居住以来,历经元、明、清、民国,至今经二十多代人的建设与保护,形成了有效的治安及村落防御系统的建筑特点。

 党家村位于黄土高原的塬畔之下,北靠悬崖、南临河道,村址西北高而东南低,中部高而两端低,具有避风、向阳和排水方便之特点,其五大防御工程是:

韩城党家村

 一、巷道与哨门。村内各巷道均有哨门,平时处于关闭状态,唯有上巷东西两端的哨门作为村子出入的门户;日间开放,傍晚关闭,村中有安居告示:“夜埋地炮,行人止步”;

韩城党家村

 二、安全的南墙“长城”。在临河一线特建造了石砌墙基的砖砌高墙,有的甚至高达15米,兼起河堤、房基和防护墙之作用,似航船之舷,保护全村的安全;

韩城党家村

 三、筑起高层建筑———望楼。民国后在韩城社会名流的赞助下,修建了党家村看家楼,它为三层砖木结构,曾是党家村人登高了望、最先获取敌情,并指挥避难的值班室;

韩城党家村

 四、安全防火屏障。党家村四合院之间的各种巷道,多以砖砌山墙与青瓦屋面形成耐火屏障,巷道内裸露的可燃物构件较少,客观上起着防火间距的作用;

韩城党家村

 加上村规民俗的特别要求及防火意识,自党家村建村至现在,除有兵匪人为纵火外,120多座砖木结构四合院从未自然发生过火灾。

五、设计巧妙的避难路线。党家村以上、下巷为日常通行干道,同时也考虑了兵匪战乱时应避难的主要通道,特别是上巷,利用砖砌护栏的石铺道路与泌阳堡(避难专用寨)相连;

韩城党家村

 各户由四合院住宅进入支巷,再由支巷汇入主干道,再逃往泌阳堡临时避难,一般行走路程仅5分钟左右。

韩城党家村

 党家村民居建筑的三大特点:其一,它具有中国古代农村聚落的生活、生产、防御三重结构的特点,其“防御”功能影响力较大;

韩城党家村

 其二,它属“村寨分离型”的聚落,这是迄今为止所发现的甚为独特的一种村落类型;

韩城党家村

 其三,以党家村为代表的韩城四合院中,上房(厅房)不是日常生活性空间,而是庄重、明快的礼仪空间和祭祀空间;

韩城党家村

 北方民居中广泛采用的“一明两暗”式空间分隔,在韩城绝少采用。

韩城党家村

 村中还有两处高大的建筑,一是建在党家村小学内的文星阁,是一座六棱六层塔形建筑。

韩城党家村

阁内供奉有孔子、孟子等圣人的牌位,顶层则供奉着文曲星。据说临近高考的时候,村里的考生都会爬到顶层去烧香跪拜,企求文曲星保佑考上重点大学。

韩城党家村

 文星阁也可以说是党家村的村标,在党家村人的心目中,它的地位恐怕仅次于祠堂。传说党家村曾经有颗皇帝御赐的宝贝“辟尘珠”,也藏在这文星阁的阁顶上。

有趣的是直插云霄的文星阁,有六根铁链从顶下牵起六角飞檐,飞檐末端各垂着一只大铁铃,风过铃摆,发出叮叮咚咚的响声。据说,塔铃连响两天,十有八九要下雨。

韩城党家村

文星阁的塔身颇像《封神演义》中的托塔天王李靖手中之镇妖宝塔。一层门额题“文星阁”三字,门外也悬挂一副木制对联:“配地配天洋洋圣道超千古;在左在右耀耀神灵保万民。”

韩城党家村

 令人不解的是600多年来文星阁多次重修建高,几乎倾尽了党家村的财富,然而依然没有得到文昌星的眷顾。

韩城党家村

 有人从风水角度分析说,此塔建在了谷中,塬上的人只有站在塬的边沿才能看到塔,又因塔尖没超出塬畔的高度,因此党家村只出财主,不出状元,真可谓成也风水,败也风水。

韩城党家村

走进党家村还能看到的是高耸于黑压压的屋脊上的节孝碑,这是一座二丈多高的碑楼,青石的基座,楼顶为悬山两面坡式,檐上筒瓦包沟、五脊六兽。

韩城党家村
脊为透雕,横脊中部有一尊一公尺高的两层圆雕小阁楼,檐下为仿木砖雕。横额四字:“巾帼芳型。”额框由游龙、麒麟、香炉等图案的透雕组成,下面自东向西列有四幅雕刻:喜鹊梅花、鹤立溪水、青云奔鹿、鸭戏蓬莲。

韩城党家村

再下左右两联:矢志靡他,克谐以孝;纶音伊迩,载锡其光。中下方为正碑,一丈多高,上端透雕着三龙捧旨的图案,中嵌“皇清”二字,碑两侧有浮雕花边,远看若有若无,近观八仙如晤。整个碑楼,华美精致,几乎集党家村砖雕之大成。

韩城党家村

细看碑文上书“旌表敕赠徵仕郎党伟烈之妻牛孺人节孝碑”,据说是牛氏的丈夫党伟烈进京赶考,可还没有踏入考场就暴病身亡。风华正茂的牛氏终日以泪洗脸,战战兢兢地一直守寡52年后去世。皇帝得知后降旨追封党伟烈为徵仕郎,并命笔题碑旌表节妇牛氏。

韩城党家村

 在封建伦理制度中男尊女卑,虽说妇女节孝能被朝廷立节孝碑是一份莫大的荣耀,但地位低下的节孝之妇,即便有荣耀也只能随夫而得一个“孺人”之号。

韩城党家村

 走进党家村,这古老的石砌巷道,这形式多样千姿百态的高大门楼,这考究的上马石,庄严的祠堂,

韩城党家村

 挺拔的文星阁、神秘的避尘珠、华美的节孝碑与布局合理的四合院无不向人们诉说着党家村往日的兴盛与辉煌;至于其中的幽怨与辛酸,或许唯有那冰冷的节孝碑知道。

韩城党家村

 党家村能完整地保存至今与与历届政府和民众多方重视与保护也有很大关系,近半个世纪以来房屋基本没有大拆大改,保留了原有建筑形态,是陕西目前发现的一处最大、最古老、保存最完整的古村寨。

韩城党家村

英国皇家建筑学会查理教授认为:东方建筑文化在中国,中国居民建筑文化在韩城。经过修复维护,这里将成为“黄河游”旅游线上的一个重要参观点。

韩城党家村

 当村里的老人带着无限的景仰讲起他们艰辛创业的祖辈,带着无限的神往讲起那“钦点翰林”的至高荣耀时,我们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这里孔孟之道的书卷氛围。

韩城党家村

 光绪皇帝御赐的牌匾或许可以说是那个已经终结了时代的见证,但先哲所开辟的那条“道”却不曾荒芜过;

韩城党家村

 如今,党家村人代代相传的心愿都寄托在文星阁下那些小学生们的琅琅书声中,往日总希望能出个进士,而今也盼着能出个博士。

韩城党家村

 原以为这种已经显露出过度开发迹象的古村镇,村里老乡们的生活会随之改变,那种自然纯朴的村民本色已经不再依旧。

韩城党家村

 不过还好,这里尽管商业氛围还是多了些,但看来老乡们已经适应了这种生活。

韩城党家村

 村头晒太阳的老汉们自顾自的聊着天,当然也时不时的抬头望望或用余光瞭瞭路过的游客,男娃女娃们也各顾个的玩,全然不去理会身边来来往往的陌生人;

扎堆在房角门前的老婆婆小媳妇们一边干着手头的活计,一边叽叽喳喳说笑着,一点都不关心围着她们或拍照或摄像的那些游人。

韩城党家村

 还有那些在自己的院子里、房屋里忙活的老乡,更是练就了全然不顾干扰、心静如水、心态自若的本领。

韩城党家村

 只是那些不忘做生意的村民,或在自家的院门口、或在村头路边、甚至摆在了自家的院子里叫卖着那些咸鸡蛋、煮玉米、花椒和野菜之类自产自销的农家货。

韩城党家村

 当然也有不少村民,在自家院子里办起了小饭馆、小旅社、小展室这样的小商号,不过也仅仅是在院子里或院门口兜售。

韩城党家村

 最多会在院子外不起眼的位置贴上一张制作简陋的文字广告,好在这些兼职商贩们并不急切的招揽客人,也不追着路人死祈百趔的叫卖。

韩城党家村

 只是在坐在那里有一搭无一搭的照看着自己的生意,看起来颇有大商贾的遗风。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