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城方言本字

有人说韩城方言土的很,其实,不是土的很,而是古的很。因为它太古老了,人们却认为它土。经过“觅踪”,寻找韩城方言的本字,有的见于《尚书》(我国现存最早的上古时期典型文献汇编),更多的是从《说文解字》(中国最古的字典,成书于后汉)中找到的。举例如下:给孩子过满月,韩城人叫“破贺”,本字应是褓贺。《说文解字》:“褓(bǎo)小儿衣也。”《辞源》:“褓,裹覆小儿之被。借指婴儿时期。”为尚在襁褓之中的小儿举行隆重的庆贺仪式,在古代便叫褓贺。韩城既保留了这个古俗,又保存了这个古词。

娶媳妇,韩城人叫“色囚子”,本字应是轖(sè)秀子。《辞源》:“轖,以獸皮蒙盖车厢外部为障蔽。在古代,马车是最高级的交通工具,若遇节日庆典或娶媳妇,马车一定要轖。久而久之,人们看到谁家轖车便知道是娶媳妇了。所以,韩城人把这种习俗保留下来叫“轖秀子”。

韩城农民在地内干活,到了停工时间却不停工,总要多干一会儿,把它叫“捱(wái)晌儿”。《新华字典》:“捱,拖延。”

有一种上釉的瓷器,肚子大口儿小。韩城人把它叫“盎(háng)儿。”《说文解字》“盎,盆也。”《急就篇》“缶、盆、盎一类耳,缶即盎也,大腹而佥欠口,盆则佥欠欲底而宽上。江南圉地最贵,民间莳葱薤(xiè)於盎之中”。

韩城人把居室里的土炕叫“焙(pèi)。”《新华字典》:“焙,把东西放在器皿里用微火在下边烘烤。”

韩城人把桶或盆中的水向外溢叫“漾(yàng)”。《篇海类编》:“漾,水摇动貌”。《新华词典》:“漾,水面微微动荡。例:荡漾,液体溢出来;缸里的水漾出来了”。

韩城人把快过年的时候叫“逼(bi)过年啦”。把快要收麦的时候叫“逼收麦啦”。《说文新附》:“逼,近也。”《辞源》:“逼,迫近。”《新华词典》:“逼,十分接近。”

韩城人把鸡下蛋叫“鸡擘(pó)蛋”,把猪下仔叫“擘猪娃子”。《说文》:“擘,扌为也,裂也。”《汉语大字典》:“擘(bò),分裂,剖开。”

韩城人到了十分荒凉幽静的深山古刹感到恐怖,便说“这地方(cāng)的很”。《说文》:“沧,寒也。”《汉语大字典》:“沧(cāng),寒冷。”

韩城人在用完炉火后,为了避免火灭,用炭沫或炉灰盖起来,把它叫做“ 火奄 (ang)火”。《集韻》:“火奄 ,藏火也。”《正字通》:“今人谓藏火复燃曰火奄。”《汉语大字典》:“火奄 ,指用灰烬掩盖的火种。”

韩城人把给牛车车轴加油叫“膏(gào)车”,妇女给头发上抹油叫“膏油”,用毛笔写字蘸上墨叫“把墨膏饱”。《汉语大字典》:“膏,注油使其滑润。如膏油。”《新华词典》:“膏,把油抹在车轴或机械上,例膏车;把笔蘸墨后在砚台上掭,例膏笔。”

韩城人把你站(停)住,说成“逗(nou)住”。《新华词典》:“逗,短期的停留。”

赞 (4)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