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城民俗》,千年历史文化浓缩反映

《韩城民俗》        甲午岁末,郭德源老先生编著的《韩城民俗》出版问世,并隆重举行了首发仪式。有幸得之一册,爱不释手,细读之。

我虽为农家子,却把人生大半的光阴丢在了城中的砖楼里。离开熟悉的环境,整日为生计奔波,关于民俗,不多的那点认知,早已从脑海中漂白、淡化,变成了模糊的记忆,甚或竟要“数典忘祖”,不懂得老祖宗留下的规矩。《韩城民俗》,我要好好去读。

中华历史源远流长,自周公成礼,我们炎黄子孙便有了“礼仪之邦”的美称。后孔子修旧起废,作《六艺》;西汉刘彻、董仲舒君臣“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及程朱理学大力提倡,儒家学说逐渐在中国两千年封建社会占据了正统地位。何谓民俗?在孔孟之道盛行的社会,儒家的教义,潜移默化成了人们之间的约定俗成,便是民俗。

韩城地处关中沃壤,很早便是农业生产发达的地区,加之四境闭塞,地理环境独特,民俗文化中保留了许多儒家的正统和民族的古老基因。你比如延续至今的韩城“重文重教”遗风;再比如韩城方言中将“斜”读作xiá,竟保留了中唐时的古音,我们现代人读唐诗“远上寒山石径斜”,读xiá便对,读xié便失了个中况味。郭德源老先生历时三十余载,矢志不渝,能坚持把这些珍贵的民俗文化资源加以整理,刊行面世,功莫大焉!

民俗文化,博大精深,往往一个细小的问题,溯本探源起来便会追索到遥远的年代,折射出一个深刻的道理。它涵盖了我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要把它全部整理出来,那是一个相当庞大的系统工程,无大的毅力、精力谁敢涉猎!与郭老师的交往中,听他说要编一本关于韩城民俗的书,我常是摇头的,认为那不是你老郭一己之力能完成的,然竟至于完成了,不由跣足长叹。文章千古事,试想两千年前的汉太史令司马迁著《史记》时,大概也是他这样的壮志激越。推而致之,可能因为中国的文人都有这种“舍我其谁”的社会责任感,我们的根脉才能生生不息传播下来。

《韩城民俗》,老先生虽谦曰简,然思虑却深,体例则大。洋洋洒洒二十余万言,观之,物质、社会、语言、精神无所不涉;饮食起居、婚丧嫁娶、节令庙会、社火游艺、方言民谣、传说谚语、信仰占卜、禁忌符咒等等无所不包,醍醐灌顶,老先生治学严谨耶!

韩城饮食文化多彩多姿,民间花馍蒸食往来,有好多的说法和讲究,过去我搞不清楚,经郭老师引经据典一解释,我才明白,原来有如此的文化内涵。你比如,我们祭祀用的枣祃瑚,经郭老师缜密考证,竟与《周礼》有关,是将枣置于瑚中去祭祀神灵的实物代替,至于为何为五,却与金木水火土五行有涉,真大学问也!我们要好好去继承。

郭老师这本《韩城民俗》,便是我们学习传统文化的上好教材。它说清了韩城许多民俗的起源,廓清了许多学术上模棱两可的问题,找准了韩城地域文化的儒家特质。我们都应该有他这种治学的科学认真态度,切不可硬用趸来的词汇,给韩城乱套一大堆“司马文化、史记文化、两周文化、黄河文化、佛教文化、草原文化与农耕文化结合”等帽子,这样不仅混淆视听,而且还有损韩城形象。甚或“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司马迁故里”的金字招牌不用,却要用网络流行的语言给韩城旅游乱打广告,让人搞不清为什么“韩城是有故事的地方”?为何“早晚都得来”?这几年,我真怕了这些“专家”的信口开河。

轻轻浮萍是没有根基的,只有根深叶茂,才能撑起一片蓝天!我喜欢《韩城民俗》这本书。

赞 (1)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