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俗中的美丽乡愁

韩城羊年春节

羊年春节,丝丝乡愁勾起了我对小时候乡间过大年的美好回忆……

小时候过年时常有鹅毛大雪,铺了一层又一层,满院子厚厚的。漫天大雪落在小孩的新衣裳上、脖子里,挂在了老大爷的眉毛上、胡子上,这情景竟成了大人取笑小孩,小孩们玩笑大人的佐料。小年过后,家家户户便扫刷房子,用白灰调成灰浆涂上去,晾干后便成了白墙,甚是好看。

年俗中的美丽乡愁

蒸礼馍是有趣的一件事。大嫂、婶子们四五个、六七个聚在一起,今天帮东家、明天又西家蒸起了馍来,期间叽叽喳喳的打趣声,轻松欢快的歌声,萦绕庭院。色彩斑斓的礼馍蒸熟出笼放在眼前,有猫猪的造型,有花鸟的造型,令人眼花缭乱。农人们以这一独到形式祭奠自然、敬畏自然,使“年”更加丰腴。

年俗中的美丽乡愁

腊月二十五以后,家家户户便张罗着写对联,有的自编自写,有的请人代写。从年三十到正月十五,村里人们议论最多的话题便是谁家的春联写得好,字好、含义也好,更显吉庆和主家的身份,我认为这便是合阳、韩城一带农村有文化、爱讲究的证明了。被评为春联好的家户,主人脸上便多了自尊,如孔圣人给他颁了奖一样。

年俗中的美丽乡愁

南来北往,忙了一年的人们都赶在年夜饭前回了家,一声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便将“年”喊了出来,又将劳累、辛酸等喊了回去。先是叫声,然后是泪水,紧接着放下行李的子女们跪着祭拜祖先,然后才享用用一年劳动酿成的、从先辈那儿传承的、老人盼了一天又一天的年夜饭。小酒壶温热的酒倒在杯中,伴随着敬酒声、祝福声,辣在口中,甜在心头,似乎荡气回肠,似乎英雄归来,其实更多的是亲情,那一丝丝微微荡漾的温热的亲情,此刻随着那杯盏交错,亲切话语的种种音符,连结了情感,也成了来年讨生活的号角。年夜饭后,一家人围在父母亲的热炕上,拉起了家常,吃着种种果子,话似乎从指间流淌出来,流到了深夜,仿佛又流到了明天、后天……

年俗中的美丽乡愁

拜年是老家过年最为隆重的一幕了。天麻麻亮,族中年轻辈分中的“老大”,便穿了新衣服站在街道中央,吆喝几声,不一会儿,大大小小的“男人们”便聚在了一起,由老大率领着,按照在世老人的辈分,逐家去拜年。80多个男丁跪在祭台前,有时祭拜长队都伸到了院子中。拜天、拜地、尔后拜长辈,叫声大伯、大娘给您拜年了,老人在屋子里答道“有了”,就是谢了知道了的意思。整个祭拜活动持续两三个小时,大概到九点多才能结束。跪拜是敬天、敬地、敬自然、敬祖先,更是忠孝的礼节、和善的礼节,其浓浓乡情、亲情、手足之情,正是因为这一个个活动、一道道礼俗凝结着。那看似纤细的维系,经过“过年”的煅烧便成了“钢丝绳”,牢着呢……

年俗中的美丽乡愁

在此,不得不提韩城、合阳一带农村过年中,非常有意思的一个情景——宴请“新媳妇”。过去一年,新娶到本村的媳妇便是新媳妇。大年初一午饭,家家户户都要请新媳妇到家里来吃饭,三五个甚至更多的新媳妇成群结队地被请到了主人家里。一桌子的各式菜及主食,新媳妇大多是尝上一口就放下筷子,因为几十家的饭,她们每家尝尝就饱了。这个活动的实质是让新媳妇认关系,大伯、大婶、爷爷、奶奶,这样新媳妇就成了本村人了,不再陌生了,以后见了便于打招呼,有事方便帮衬。看到了吧,这样有趣的形式,重要的是它的实用价值,万万不能小看了。过了初五,婆家还要回礼,就是婆婆带上儿媳妇挨家挨户去感谢乡亲,礼物便是一个个小礼馍,礼虽小却情意重,人家有情必要谢之。

老家农村的过年形式很多,写不尽道不完。我心目中,过年是农耕文化的重要传承体现,“年”是载体,文化是根,乡情是魂。

赞 (5)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