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城“渐冻人”感恩社会 愿捐器官和遗体

“我…我想捐…捐器官,捐遗体!”吉生林瘫坐在轮椅上,吐字不清、吃力地表达着自己的心愿。吉生林,韩城市龙门镇三林村的一名普通农民、运动神经元病患者(俗称“渐冻人”),在得知患病无法医治后,毅然决定要将器官捐献给他人……

 

韩城“渐冻人”感恩社会 愿捐器官和遗体

妻子正在给吉生林喂水

“我丈夫现在说话很吃力,全身没有一点力气,有时头都抬不起来!”1月12日,记者来到三林村吉生林的家中,他的妻子卫佩茹正在给坐在轮椅上的吉生林喂水、擦脸。吉生林看见记者采访,原本安静的他有些激动,含糊不清地说着话,旁人似乎听不懂。在他身旁的妻子翻译说:“他说想捐器官和遗体!”话音刚落,吉生林失声痛哭,房间沉浸着绝望和悲伤。

妻子卫佩茹告诉记者,丈夫今年45岁,身体原本很好,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儿子,一家人过着简单幸福的生活。可在5年前,丈夫在水泥厂工作时,突然感到双手不听使唤,写字笔都握不住,骑车时会突然摔倒。经多家医院问诊后,2010年,他被确诊为“运动神经元病”,这是一种罕见的疾病,患者的肌肉逐渐萎缩,虽然意识清醒,但最终也会因呼吸困难而死亡。

 

韩城“渐冻人”感恩社会 愿捐器官和遗体

吉生林说完“捐器官和遗体”后失声痛哭,表情透露出绝望和悲痛

 这些年为了给丈夫治病,一家人四处求医,先后带吉生林去过西安、北京等地寻医看病,甚至尝试了各种偏方,喝中药、做针灸,但都没有效果,总共花费20多万元,现在家里还欠了很多债务。但卫佩茹始终对他不离不弃,一边要工作挣钱维持家,一边还要细心的照顾丈夫。

“在丈夫还能动时,他自己上网查资料,清楚他的病治不好,他就萌生了捐器官的想法。”卫佩茹说,作为亲人,我们开始都无法接受他的这个想法,想着再困难都要给他治病。“慢慢的家人也同意他捐器官,不忍心看到他的遗憾,也算是给他完成心愿吧!”说着说着,卫佩茹的眼角湿润开来。

赞 (5)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