凄美,抗战年代的三个黄河女人

薛文惠长篇小说《黄河记忆》

和薛文惠老先生的相识,是他的作品搭的桥。

报告文学《山魂》举行首发式时,我初次见到了文惠老先生,感觉挺矍铄、挺豁朗。聚光灯之下的他,周围聚拢了人,溢美、祝贺之词充斥于耳,我这个初识者根本靠不上去,结果我虽认识了他,他却不记得有我。后来他到学会工作,约我谈过几次话,我说《山魂》首发式我就去过,认识了,他却毫无印象,便是明证

今年四月份,老先生的《黄河记忆》出版了,他赠了我一本。拿到厚厚的书,我如饥似渴地用了两天一夜时间,匆匆看了一遍,真乃大作也!古稀之年能搞出这么一部大部头,真奇迹也!

近年来,国内以抗日战争为题材的小说、影视作品,已不在少数,然写黄河抗战的作品却是寥寥无几,《黄河记忆》恰恰抓住了这个空隙。全书没有去写大的战争场面,关注的全是社会底层的小人物和小场景,然写得却是妙趣横生,充满生活气息和人情味。这是因为作者从小生活在黄河岸边,长期务农,耳濡目染听过许多先辈抗日的故事,所以写起这些故事来,全是信手拈来,丝毫不费吹灰之力。文章因为有原型,有生活积累,稍作加工即呼之欲出,全无矫揉造作之嫌,读起来如行云流水,顺畅自然。

小说的成功在于人物的刻画,一部小说如果总能让人记起其中的一两个人物,便是成功的作品。《黄河记忆》全书四十万字,写了三代数十人,中心人物仅十个,分为三组,第一组为年老一辈的关正、朱大奎、杨雄(杨龙)和姚坚,他们淳朴、善良,固守着民族传统道德;第二组为青年一代的关文亭、朱三奎、杨虎,他们血气方刚、充满着报国杀敌的理想信念,却又在时代的十字路口选择了不同的人生道路;第三组为三位年轻女性:刘青青、朱冰花、秦凤凤在特殊的战争环境下,她们心中憧憬的爱情和家庭已经残缺、扭曲、变形,面对人性的困惑,她们选择了不同的方式面对,或自杀、或殉情、或出走,凄凉而美艳。书中作者着力最大的无疑便是这三位女性主人公,着墨最多的也是这三位女性主人公,描写刻画最成功的也是这三位女性主人公。她们身上带着黄河水的野性和狂放不羁,有着黄河人的豪放性格。有此三人,《黄河记忆》当属成功之作亦。

如果没有战争,没有驻军,书中的这三位女性也许将按照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夫生子,虽不美满,但却可以平静地终老一生。偏偏的,日本鬼子打到了黄河岸边,他们的丈夫或心爱之人,或投军、或从政、或投奔革命,远离了家庭,远离了她们。大丈夫们横刀立马、驰聘沙场、建功立业去了,留在家里的弱女子们,只有以泪洗面,独守空房,面对残月晓星,彻夜难眠地思着丈夫曾经的耳鬓厮磨、柔情蜜意,念着情郎的生死危难,在枯燥无味中打发时光。然后害人的兵痞们却来了。

作者笔下的黄河抗战是中华民族史上非常悲壮的一页,黄河西岸的国统区农民是在被动的条件参加到抗战中来的。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旧中国政治黑暗,大后方的国民政府下级官员大敌当前,不思进取,尔虞我诈、打击报复,拉丁催款,中饱私囊;行同于匪的“国军兄弟”,消极避战,奸淫抢掠无恶不作,搞得黄河西岸国统区民怨沸腾、暗无天日。

国军兄弟们打日本鬼子不行,欺负老百姓却在行,吃完了关家羊,再把朱家女人玩。朱大奎家两朵花:女儿朱冰花,芳龄二八,含苞待放;三奎媳妇刘青青冰清玉洁、倾城之色,一个待嫁,一个丈夫远离,独守空房,早惹得高胡平、杨大头这两只色狼馋涎欲滴,尾随至泉子沟,竟遭轮奸。

这一次惨无人道的暴行,彻底摧毁了两个女人内心固有的传统道德思想防线。拥有倾城之色的刘青青出嫁前本与表哥张锁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却因张锁家贫,无缘携手。嫁于朱三奎后,她本恪守妇道,平静本分度日,不了却遭此毒手。纯真少女冰花本已有心上人,但却被父亲指婚与老实木讷的赵合,现在又被高、杨二恶棍玷污,平静的人生天平失衡了,她们该如何?

作者给二人设计的结局是:善良的冰花,竟然天真地认为杨大头既然占有了自己,那就是与自己有缘分,所以她选择了离家出走,委身去事仇,反而被丧尽天良的杨、高二个恶棍再次玩于鼓掌,沦为性奴,真糊涂也!获解救后,在家人的责罚鄙视中,她绝望地跳河自杀,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做了黄河烈女。大概有感于人物命运的凄惨,作者有意设计了英雄救美一节,让姚全前去解救正遭朱大奎毒打的心上人,并让冰花向姚全表白了心扉,给这个凄美的故事添上了一点美好的光晕。

面对恶棍的欺辱,有夫之妇刘青青非但没有奋起反抗,而是自暴自弃,沉沦了,认为自己反正名节坏了,不值钱了,干脆就当婊子。为此她不但偷着与老情人幽会,作践糟蹋自己的肉体,而且还教唆冰花与自己一道出卖灵魂,委身高、杨二个恶棍,当性奴。然而作者让她善良的本性终归没有完全泯灭,在放浪的形骸下,她的内心始终怀着对表哥的深爱,对丈夫的眷恋。在游击队长张锁就义时,她为表哥殉难了,但死的地方却要距张锁百步之遥,而且要面向南方,因为她的丈夫去了南方。这就是作者为刘青青设计的人生结局,人性虽遭扭曲,但却活得正义凛然。

秦凤凤本是一个苦难的女性,河南家乡遭受水灾时,父母、亲人遇难,凤凤被迫沿门乞讨为生,这时她的想法是只要谁养我,我就给谁做媳妇。命运让她碰见了为堂弟领媳妇的姚坚,她随姚坚背井离乡来到黄河龙门岸边,委身与姚猛。抗战了,丈夫姚猛被抓壮丁。这时驻军中一位叫晋若南的河南老乡闯进了她的生活,她发现自己原来爱的是晋若南,而不是姚猛,为此她置人们的冷嘲热讽于不顾,勇敢地与情人约会、私奔,把人生的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这是作者笔下唯一一个思想解放的女性,她为禹门村的明天带来了希望。

然而不知为何?作者要为秦凤凤设计与二流子关顺通奸一节,并且还要关顺与晋若南为了一个秦凤凤二人争风吃醋,大打出手,最后闹得满城风雨,无法收场时,又请出高胡平出面,滑稽地导演了一场“整顿军纪”的闹剧。本来一个挺正义的形象,经作者如此涂描,设计一个桃色事件,人物性格反而有点复杂,我不知这是败笔,还是妙笔。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还是各人发挥各自的想象力去点评吧。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