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秋民散文:不想长大

韩城老城

我经历过这样一件事: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同事一直和老母亲生活起一起,母亲去世后,一日在街头碰面,他很感概:我现在是没妈的娃了,回到家没老妈做的热饭吃,沒老妈嘘寒问暖地唠叨,心里空落落的。当时看他不知所措失魂的样子,还觉得他老大不小的像个小孩子有点可笑。今年入冬老爸老妈住在妹妹家。因为离我的单位近,母亲就操心上我这个小儿子吃午饭的事。每天早上一过十点,就催促妹妹或她直接给我打电话,问我想吃啥?几点来?单位也忙,中午两个小时回家吃饭确实紧张,我也想快快吃完眯一会,所以很乐意去妹妹那吃现成的。

父亲母亲都已年迈,父亲89岁高龄,母亲80出头,身体都很硬朗,父亲每天下午还要到楼下玩麻将。妹妹把二老接到她家亲自照料他们的起居饮食,我也就顺帶沾了父母的光。

每回我一敲门,必是母亲笑咪咪迎我。如果饭好了,母亲就帮妹妹端饭端菜,亲自给我递馍夹菜,我们一同就餐。如果正在做,母亲就让我坐下,然后拿一堆零食摆在桌上,给我抓个这塞个那。我吃饭时她就边吃边唠叨,老问我饭够不够,多吃点多吃点,就怕她小儿子饿着。又问明天你来不来,想吃什么我和你妹妹给你做。有时有鸡肉、羊肉等好饭,她总说明天一定来,中午沒空下午来。一准二天电话不停地催问。到了周六周日,母亲知道我可能不上班,也要打电话问下。

母亲爱跟我唠叨,总是抓紧吃饭这当口问东问西,说我穿的少小心冻着、说我把娃送到西安每周去看也不嫌累、说我别老抽烟花钱大手大脚……母亲打小没文化,脾气也不太好,天下老就偏小,我们兄妹四个除了我谁都不能说她,一说她就生气,只有我咋说她都笑咪咪的。她遇到不顺心的事就爱让我评理,我宽解几句她就松口气说:我三(我排老三)说的在理,妈听你的,不生闷气活到一百岁。

父亲是离休干部,老爱把他参加抗美援朝的军功章挂在胸前,他一辈子都是好脾气,也一直沿袭着军人作风生活特有规律,不爱吭声。我一进门他就从屋里走到客厅,听我和母亲说三道四,笑笑的一言不发。我一说起我的工作他就认真听,我吹我取得了什么成绩时他就叮嘱一句:一定把公家的事当事,好好干。

一顿午饭加闲聊也就不到半个小时。母亲想多聊又怕耽误我午觉,我只要一放下碗筷她就催我走:赶紧去睡会,午觉对人好。父母他们都有午休的习惯,我这几年也是学他们尽量养成好的生活规律。

走在回单位的路上,吃饱了加之又见了父亲母亲,他们关切的话语和慈爱的目光还萦绕在耳边,让我在这个冬日身心都是暖融融的。我想起那位老同事的话,也越来越感悟到父母健在是怎样的一种幸福!他们在,我们就是宝、就有人呵护着你操心着你;他们在,我们就觉得我们的心还是年轻的,我们还在长大、也长不大。我们做儿女们也想就这么陪着老爸老妈,也永远不想长大。

 

赞 (4)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