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晓林散文:一世情

惠晓林散文:一世情

时在初秋。

一大早,携朋带友,相约高高兴兴上路去游玩,不知不觉就到了盘龙山。弯弯山路,潺潺泉水,空气清新,一尘不染。舒哉、美哉、快哉!

秋阳升起,灿烂普照。远处几户人家,青烟袅袅,遥闻鸡犬之声。在没有院墙的一家门前。有一位老奶奶正在给老爷爷剃头,这分明就是已经度过金婚的一双老人。旁边放一铜盆,内盛清水,水映天色,恰似明镜。三两只小鸡站在盆边,啄着盆中的涟漪。

老奶奶是那样的小心翼翼,不慌不慌,精雕细刻,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轻移着,一下一下仔细的剃着。她是那样的全神贯注,是那样的完全投入,以致于对我们的到来没有一丝丝感觉。

老爷爷围一条长长的青布巾,双目微闭,静坐在小木椅上,似睡非睡,似醒非醒,俨然一个小男孩静静躺在妈妈的怀里,好像很享受、很舒服似的。猛然间又觉得更像一个老玩童,俏皮的沉浸在无限的幸福之中。

看着眼前的一幕,叫人咸动。感动的是这一幕生动传神的表现着二位老人爱的是那样的甜密、那样的深厚、那样的实在、那样的不可分割,那样相亲相爱。我觉得,此情此景,要比电影《泰坦尼克号》中那个“男主角抱着女主角,两人一起站在船头,女主角张开双臂”的那个镜头要美的有苍桑岁月之味。

难怪有人说老伴是爱的升华、是情的凝聚,信服也!人一辈子能活到这份上,真乃幸福之事!

少时嫁得郎家来,恩爱一晃几十年。

青丝白发浓情在,悠悠深爱难分开。

风景再美只能看,儿女忙碌更疲倦。

人生最好是老伴,相依相随到黄泉。

赞 (2)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