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溥彼韩城”正名分

韩城古城南城门匾“溥彼韩城”,被人们绎演为‘‘薄皮’’韩城,作为一个韩城人,不能不为之丈愤填赝,勃掘论,以证其名分。

长期以来,韩城以南的合阳、大荔等县不少人,总爱拿韩城人开玩笑。贬称韩城人:“薄皮”韩城,久而久之,积重难返,人们以为韩城人真的吝啬、不厚道,从而使其大大地蒙受了不白之冤。

对于“溥彼韩城”,“南人”怎么说、怎么绎演并不重要,姑且不论。问题是迟些年来韩城人也似乎认同了这一点,人云亦云,甚而至于在报刊和大部头小说的文章中也把“溥彼”绎演为“薄彼”.令人啼笑皆非。

“溥彼韩城”开非俗言妄语,它事出有因,底蕴深厚。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中就有”溥彼韩城,燕师所完……”的诗句。其意思是说,好大好宏伟的韩(侯)国城,是燕(侯)国调来的人马筑成的:这个诗句蕴藏着这样一个哙炙人口的故事,西周初年,周武i的小儿子、周成王的小弟弟(名讳不切),被封为韩:(侯)国王—建国初,年嫩、势单力薄,他的兄长周成五,便派辅臣召公:率领人马来到韩(侯)国,帮助修筑了城墙(韩城):对此,韩国的老百姓赞叹不已,情不自禁地唱起了“溥彼韩城,燕师所完……’’的歌谣。后来,这首歌谣便被采诗官收录并编入《诗经.大雅.韩奕》中了,足见“韩城”的历史渊源十分久远。

至于“南人”说韩城人“薄皮”,不是有意羞辱韩城人,便是走入了“识字不识字,先认半个字’’这一误区。若是后者,他们不认得“溥”,便给上边加了个“草字头”,使其成“薄”;他们不认得“彼”,却知道它的半边足“皮”,于是乎取掉“双人旁”,“薄皮”韩城便应运而生了。

词书注:溥,同普,音pu,意为广大。可引申为宏大。彼,音bi,意为那、那个。

按词书的注解:把“溥彼”与“韩城”连接起来,其意便如上文所说的“好大好宏伟的韩(候)国城,这就是“溥彼韩城”的本意。如此解说,也就恢复了“溥彼韩城”的本来面目;为“溥彼韩城”正了名分。

赞 (4)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