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浓的架荫-惠晓林

浓浓的架荫                                                                                              惠晓林   家里剩下我和奶奶,奶奶多坐在木圈椅上做针线活,我则按照爸爸的安排翻《看图识字》。

这天,我与同事在韩城新城里转悠,走了几条街后径直钻进了金塔公园坐在紫藤架下歇荫凉。这儿,正有几位音乐爱好者在吹拉弹唱,个个如醉如痴,享受在音乐的世界里,我们也喜欢的听了起来。架上绿叶遮住阳光,凉爽得让人惬意。此时,忽然就想起韩城发展得快,其它不说,光许多地方都做有紫藤架这类构建物,下面往往修有曲径回廊,放置着雕椅华櫈。街上行人坐此闲聊,谈天说地,谈古说今,谈情说爱。想着初春藤花怒放,架下人儿闻香交心,那是何等的舒适如意,何等的生活情调,何等的人生享受,真美真过瘾。想起画家笔下紫藤小品常题款为:“紫气东来”,就觉得韩城真应了这样的吉言。是的,在今日的韩城处处走走,真能感受到:景是幽美的景,人更是幸福的人。

耳边的音乐,眼前的紫藤,竞让我的思绪飘回到远方的老家。记得小时每年立夏到芒种之间,在房前屋后某个角落,种下丝瓜籽或扁豆籽,不几天就出了苗,用木棍搭个架,盛夏时就成了美丽的荫棚。丝瓜顶着黄花悬挂,让人赏心悦目。深秋时,紫色的扁豆花且落且开,在秋风中摇曳得让人想入非非。这丝瓜架、扁豆架,如画如诗,是一幅又一幅生机盎然的农家秋意图。

对于老家,让我更想念的是那葡萄架。早年,家里有三棵葡萄树,其中一棵沿着高大的梧桐攀绕上升,把串串高挂在桐树梢梢,在阳光中闪亮。另两棵沿着父亲搭好的架子伸展,遮上了一院子荫凉。叶儿在风中荡漾出几许安逸简朴。家里那口水井紧靠着桐树而建,镶着一圈青石凿成的台沿,一块笔直耸立的石条上部有一园孔牢牢固定着辘轳的轴。年年岁岁,辘辘手摇,吱吱呀呀里,绳收绳放中,甘甜的水就上来了。每天,一抹晚霞投射到辘辘架上,看起来是那样的迷人动人。象一张美丽恬静的乡村静物写生画,唯静唯美;象电影乡村乡俗风光片中的特写镜头,色彩亮丽;象悠悠岁月风雨历史的浓缩与结晶,古朴苍桑。

农忙时,家里剩下我和奶奶。葡萄架下平时就放有一张桌子,奶奶多坐在木圈椅上做针线活,我则按照爸爸的安排爬在桌上翻《看图识字》,描里面的图,仿图下的字。无论字与图,我都是照猫画虎,不识字的我,看小人书也是看看里面的娃娃罢了。夏季,叶子挡住日光,架下清凉幽美,听着从笼笼里传来的蝈蝈声也让人心美情美。葡萄架高,院子宽敞,一片幽雅安详,真是作画的好地方。桌上铺张纸,仰望葡萄、雀儿、鼠儿写生,也不亦乐乎。那几年,我在架下给村上许多大人小孩写过生。

冬季,光秃秃的枝条象怀素的草书在架上盘曲萦回,龙飞凤舞着,真美了大画家刘存惠笔下的小精灵麻雀,这架成了它们欢乐的圣地。时起时落,蹦蹦跳跳,扭着头转上转下的看看瞅瞅,东瞄西望,小眼睛黑亮亮的充满了灵性,叽叽喳喳的闹声,让冬日的院子显得生气勃勃。早春,冰雪还沒來得及完全融化,小芽就从苍虬的葡萄藤中探出头来,象动画一样由小变大,日渐舒展,给院落增添了几分春色。过不了多长时间,在叶子间垂下串串青果,在我日思梦想的等待中变红变紫。粒粒挤挤挨挨,严严实实地相拥成簇,如珍珠,像翡翠,似玛瑙,阳光透过叶子尽情的亲吻,整个院子弥漫出一种浪漫气息。这就是我儿时夏末秋初的水果与零食,那孩童时品尝的甜蜜让我终生难忘,深深的情愫从那时一直萦绕至今。

在葡萄成熟的日子里,鬼机灵似的老鼠沿着藤条纵横天地,趁人不在家,趁人不注意时,风狂的开怀尽享。放学回家,我有时看见了,就大喊一声,或猛顿几脚,试图吓唬一下,它们很给面子的刺溜跑了。哎!说实在的,真没办法,它们与人玩起了游击战,我常自我安慰到:若不是看在齐白石爷爷画过它们的份上,真想把它们一网打尽,统统给收拾了。

后来,有个同学送给我一只小花猫,目光温存,常俯卧在葡萄架下某个角落,时不时的睁开眼,威威的叫唤一声,履行着护家防鼠的天职。从此以后,再没有发现过老鼠的影子。葡萄安安心心长大着,玉液琼浆,晶晶闪亮。我也常坐在小椅上纳凉,眼望着丰盈透亮的葡萄串出神,搞笑的仰起头张开嘴闹着玩。有一次奶奶问我:“你在干什么呢?”我说:“希望有一颗能掉进我的嘴里,让我尝尝。”没想到,这句随意的话竞把奶奶给逗得笑弯了腰,拄着个拐杖上气不接下气的指着我说到:“哎!你个瓜娃蛋蛋!”说句实情话,那个时侯,村上人谁来了看到这一院的荫凉,谁都说好一个迷人的地方,他们在架下纳凉闲聊,幸福闲适的农家生活场景至今历历在目。

细想想,我考上学后离开老家,到韩城工作己超过了在老家生活的时间。若以岁月长短而论,对老家而言,我已成了一个外乡人;对韩城而言,我又成了一个没有出生在韩城的韩城人。老家的葡萄架成了梦中的一道风景,让我怀念。韩城的紫藤架喜气腾腾,让我留恋。架下有荫,架下更有情,这浓浓的架荫着实让我恋不够爱不够。

(原载《韩城电视文学》2015年9月25日)

赞 (1)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