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不心动或者日久生情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忘路远近 (2)

天葬是藏地古老而独特的风俗习惯,人们将死者的尸体供养给至尊空行母的化身——鹰鹫。藏族人认为食后飞上天空也代表着死者顺利升天。依据西藏古墓遗址推断,天葬可能起源于公元7世纪以后,有学者认为,这种丧葬形式是由直贡噶举所创立的。公元1179年直贡巴仁钦贝在墨竹工卡县直贡地方建造了直贡梯寺,并在当时推行和完善了天葬制度。天葬是属于佛教布施行为的一种特殊方式,死者将自己最后一点东西———死亡的肉体奉献给天葬台上的有形的秃鹫和那些无形的神灵。借助兀鹫实现肉体的解脱,灵魂的升华。同时,把无用的尸体施舍给秃鹫的结果,会使那些被秃鹫为食的虫食等其他小生命少了一些伤害,多了一些生存的机会。因此用自己无用的尸体去保护有用的小生命,被视为功德无量的善业。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色达的天葬台在五明佛学院和色达县城之间海拔四千多米的土山山坳中,天葬台旁有麻尼堆及木杆,木杆悬挂着经幡,中央设有用石块垒铺的停尸台与解尸台,停尸台略低于解尸台。面积都不很大,大概二三十平方左右。天葬台的北面依山而修了很长很长的大台阶,就像剧院的观众席,你懂的。台阶的西隔壁拉着简单的铁丝网,那里是个六十度的斜坡,那里是秃鹫的天地。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喇嘛说:人生无常,死有何惧。而我惧怕的是那里的氛围。我们到达时仪式已经开始,仪式很简单,几个力壮的家属抬着装在袋子里的尸体绕着白塔转圈,其他家属跟在后面,大家都唱着经,具体唱着什么我听不懂。低沉肃穆,偶尔会有一人突然高声,然后其他人符合。山谷中便有了嗡嗡地回声。鹰鹫盘旋在苍穹,有时飞的很低,可以看清它褐色的翎羽。台阶上站满了人,大部分是藏民,少量的游客。每当转塔的队伍里有人高呼时,台阶上的藏人也就会低沉地符合。我想他们大概所诵唱的应该是些祝福。头一直晕乎乎的,不知是因为海拔的原因,还是其他。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天葬师穿着艳丽的服饰……鹰鹫们纷纷栖落在土坡上……人群有了些躁动……头一直晕乎乎的,不知是因为海拔的原因,还是其他。我坐在台阶上……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天葬

我一直坐在长阶
一动不动
我的周围站满了人
他们大声唱经
啊吧嗡嘟哩
我一直坐在长阶
一动不动
我的周围站满了人
他们将我围的严严实实
并大声唱经
啊吧嗡嘟哩

我一直坐在长阶
捂着双眼
他们突然躁动起来
他们突然更大声地唱经
鹰鹫飞来
亡灵起身

天穹海深处
或苦或甜
或真或假
或幸或哀此一生

小黑过来问我没事吧?我说咱走吧!于是我们寻了老宁一起离开。原谅我不能写下天葬的过程,因为我基本没看。用老宁的话说:这里的风俗和我们的是两个世界……我坐在车里浑浑噩噩,随着车子的颠簸更加浑浑噩噩。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小黑将车子停在佛学院的山门口,因为有法会的原因,车子开不进去,我们只能步行。五明佛学院坐落在距色达县20余公里的一条叫做喇荣的山沟里。顺沟上行数里,蔚蓝苍穹之下,银岭碧草之间,成千上万的红色木屋如众星捧月般簇拥着几座金碧辉煌的大殿。最早五明佛学院只是一个很小的学经点,于1980年晋美彭措上师创建,往后由于政府的扶持等等,前来学经的喇嘛觉姆愈来愈多,据统计五明佛学院现在大约有2万长住的修行者……加上所处的位置远离闹市(你懂得,现在的人们虚伪的总认为去一次荒凉的不触人间烟火的地方,好像自己就升华了)慢慢,慢慢这里就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藏传佛学院之一,慢慢,慢慢这里就成为了一方神圣的净土,便有了无数人来此寻找灵魂深处最干净的归属!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有人说:色达是远离尘世的佛国净土。每天都有不计其数的求佛者在此虔诚膜拜,诵读经文,听佛课,几年,十几年,一生,不分老少,不分昼夜,他们的信仰深至骨髓!我不是他们,我也不得知是否深至骨髓。

因为看天葬的缘故,弄的自己已没什么心情看风景了,脑袋恍惚着,也基本记不住眼睛所看,心中所想了。佛学院所有比较高的建筑上都架着高音喇叭,喇叭里传出的是上师高僧的诵经声,到处都是喇嘛觉姆,还有四方来朝拜的信众,还有各种气味,各种烟熏……什么感觉?什么感觉?我的感觉就像那红旗招展,身影穿梭,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的年代,高音喇叭唱着“我们工人有力量,嗨,我们工人有力量……”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我说:我走不动了。喘得厉害。老宁和小黑带我到路边的土坡上坐下,小黑说:你休息一会,我们去走走看看。土坡上满是前来听经诵经的人儿,拖儿带女,扶老携幼,带着棉被、暖水瓶……各种生活起居的东东。孩子们在土坡上跑上跑下,大人们蜷在被子里跟着大喇叭一起诵经,还有些老人家听着喇叭里的诵经一遍一遍地磕着长头……坐在土坡上往下看,窄窄的路上满是身着绛红色僧袍的喇嘛觉姆,他们慢慢地行走,是去上课还是下课,是要回去那红色的木房内,还是去赴朋友的约……窄窄的路上还来往着载客的白色面包车,转角的地方还有摆小摊买水果的小贩,不远处几个小姑娘用木盆盛水洗僧袍……还有几个人在烧一大堆垃圾,烟雾随着喇叭里的诵经声绕绕袅袅地升腾,向那碧蓝的天空……碧蓝的天空有几只鹰鹫慢慢滑过……

说老实话,我没有感受到佛域的清凉圣洁,我感受到的是一个丰富的小镇生活。或许这也是所谓的出世入世吧,神圣玄冥的东西呈现在俗人眼前的只能是一个庸俗的样子吧。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老宁和小黑在路上挡了一辆面包车,50元拉我们上山顶。小小一个山谷居然行驶了将近30分钟才到山顶,中途我们就穿梭在密密麻麻的红房林里。山顶有个酒店叫做喇荣宾馆,据说不错,老宁去看了,回来对我说:200元一晚,可以洗澡。最重要的是前台姑娘长的极好看。说着露出他的白牙哈哈地笑,胡子也跟着颤抖不停。我说山上海拔太高,一会还是回去县城住比较好。那天心情确实不太好,没有去看看前台姑娘,也留了这一点遗憾。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我们仨那也没去,一直坐在山顶,看着山谷里那一片红房子,小黑说咱一定要等到日落。我无所谓,只要让我坐着别动就好。老宁买了一袋橘子,我们吃了没几个,一个小喇嘛要,便都给了他。期间还来过一个年轻的觉姆,问我们能不能给她点钱,老宁给了二十还是五十,我没看清。我不喜欢这种感觉,我觉得他们不应该这么赤裸裸地向人要钱,即使是以商量的口吻。小黑接了一个比较长的电话,大概是别人欠他公司的账还是没有按时还款,他和同事说了很长时间如何催款,要讲究方式方法等等。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我就想起一段时间里,好多人打电话向我借钱的事情,大概有十几个吧,有张口借10万、20万的,也有千儿八百的,有非常好的朋友,也有泛泛而交的人儿……我怎么也想不明白我看上去像是个有钱人吗?我又是个面很薄的人儿,每次都不知道该如何拒绝,每次挂掉电话都要骂一阵。一次我把这些不痛快说给朋友,朋友说:能管你借钱的人,他一定是想了很久,也把他自己的朋友在脑子里肯定过了一遍,才打的电话,如果你刚好有不急用的钱,不妨就借给他。所以关于借钱这个事情,我基本都是一个人对着墙狠狠地乱七八糟地骂上一顿后,基本在我能力范围之内的,我都借给了他们。但是他们会不会按时还给我,我不知道。

那些红房子,在我眼里慢慢变成了世俗之物,慢慢变成了人民币,密密麻麻层层叠叠……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那些红房子

那些红房子
就那么随意地
搭建在喇荣沟
喇嘛在上 觉姆在下
密密麻麻层层叠叠
如同坛城
在破晓的晨光中恢弘
在入夜的灯火中璀璨

那些红房子
那一片绛红
那是谁的红尘
互不心动或者
日久生情

天渐渐黑了,远处迷迷蒙蒙,空气也变得冷飕飕。小黑从背包里掏出一件抓绒衣给我,让我穿上。他说听我说话,感觉我似乎有点感冒了,咱们抓紧拍几张夜景就下山。我说好。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回到旅馆时已经是夜里快十点了,在过道上碰见几个同样住店的客人问我们看天葬没?小黑说今天看了。他们立刻羡慕地说:啊呀,你们可真幸运,我们昨天看的,只有两具尸体,听说今天有十七具尸体呢……我赶紧上楼,心里想着,这他妈的什么逻辑,这他妈的什么人呀,这他妈的他妈的……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2015116

夜里又开始下雪,早上起来满世界都是银白色的。我穿了抓绒衣、羽绒服、冲锋衣还是一个劲喊冷,头痛的就像孙悟空被唐僧念了紧箍咒,天旋地转……老宁和小黑很着急,扶着我上车就去找医院。我说:给人小李姑娘钱,给人小李姑娘钱。老宁说:你就别操心了,已经给了。小李姑娘一直不收,我趁她不在硬塞给她男朋友了。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我们找到色达人民医院,老宁扶着我看医生,也没啥大事,主要还是高反。医生开了一堆药,还有两罐氧气,我觉得没必要,老宁非得照单全买。匆匆吃了早饭,我们继续出发,因为对色达的失望,我已经听任他俩摆布了,他们说去那就去那。小黑说咱走班玛县,过久治穿阿坝,今天晚上到唐克镇。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路上风景应该是不错,我一直晕乎着。老宁监督我喝了两次药、吸了一罐氧,基本上也差不多好起来了。中午时分我们到了班玛县,吃了碗烩面片。没做停留继续出发。我们仨在车上聊了个高大上的话题:教养、修养和涵养。教养是父母、家庭给的;修养是自我的教化,自我培养,它可以通过读书、学习、行走得到。而涵养却是最难达到的,它需要你具备了教养和修养后,然后经历世事变迁完成人格升华。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这个话题也没有聊出个所以然,我们又聊了关于孝顺的话题。其实到了我们这个年龄,要做人子要做人父,还是蛮难的。有人说如何孝顺父母其实也是在做给自己的子女看,因为子女会学着你的样子来对待你。我个人倒不这么认为。我觉得对待父母是发自于内的,是自然而然的,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爱是没有任何理由的,她就是自然发生的,而对待父母的孝也应该是一样的,它就应该自然发生,虽然有风有雨有冰雹,但爱的生长不会因外界因素而停止,相反它会因为那些因素使得爱更加蓬勃……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夜里十点多,我们穿过阿坝。雪越来越大,在车灯的照射下乱飞狂舞。除了我们,路上没有任何活物,不由人忐忑起来。想起我在阿里新藏线上的独行,想起我带着公司团队的摸索前行,不就像此时的样子吗,我知道目标和目的地,但一路上的孤单和恐惧却是外人不得知的。

人生也莫过如此,我们都是在夜里行走的人,远处亮着的灯光给了我们方向,心里不熄的灯火给了我们坚持的勇气。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将近十二点,我们到了唐克镇。

我用手机发了条微信:色达并没有像之前脑海里那样的神圣,当得到所想时,往往伴随着失望。走了多远记不得了,此行所过之地,要么停电要么停水,很多次只能用半瓶矿泉水刷牙洗脸。想想这些也都是自己所想,希望苦行让自己更好的去认识自己,可处在高反中,处在各种气味中时又觉得自己荒诞可笑。此刻,若尔盖唐克镇上,我想我的菠菜,想老婆做的那碗清汤面,上面漂着葱花和几滴芝麻香油。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我开始想家了。

(待续)

赞 (3)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