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不心动或者日久生情 ——卫东青游记:金马色达 忘路远近(3)

2015117

若尔盖 唐克镇


燃再多烟草
也压不住他乡味
西凤酒喝干
仍挡不住思乡情

若尔盖 唐克镇
狗一直狂吠
因为来了外乡人
我跺脚骂狗
狗仰头狂吠

好吧 好吧
咱互不相干
咱互不为难

卫东青游记-若尔盖 唐克镇

唐克是若尔盖县下属的一个镇,若尔盖隶属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地处青藏高原东北边缘,位于四川省北部,享有“中国最美的高寒湿地草原”和“中国黑颈鹤之乡”的美誉,素有“川西北高原的绿洲”和“云端天堂”之称。黄河与长江分水岭将其划为东西两部。东部群山连绵,峰峦叠翠,林涛澜荡;西部草原广袤无垠,水草丰茂,牛羊成群。

卫东青游记-若尔盖 唐克镇

卫东青游记-若尔盖 唐克镇

小黑一大早就兴奋地对我们说:“赶紧吃饭,吃完饭带你们去看黄河第一道弯。老卫,老卫,今天让你对黄河重新认识一下,让你知道黄河并不都是黄的,哈哈。”

我生在黄河边长在黄河边,我的家就在韩城,就在鲤鱼跳龙门的地方,那里是黄河的咽喉,两面大山,黄河夹中,河水奔腾破门而出,黄涛滚滚,一泻千里。传说那里就是大禹治水的地方,故又称禹门。黄河一出龙门,豁然开朗,顷刻间,宽达数十里,河水也渐渐平静,两岸浅草平铺,芦苇丛生。龙门上下的黄河,风格截然不同。我一直有个梦想,为故乡绘制一份手绘地图,历经两年多,终于在今年9月份完成了《溥彼韩城》,并出版发行。新闻发布会上韩城的名家学者、市长书记、达官贵人、布衣草芥等等悉数到齐,让我也是风光了几个小时,哈哈。

卫东青游记-若尔盖 唐克镇

我在《溥彼韩城》里有段描写龙门的文字是这样写的:龙门这名字听着就牛逼,似乎从此门走出的个个会飞龙在天,似乎走回此门的都是亢龙有悔。龙门形势险要,秦晋交通要冲,世民他爸曾率兵师此,西图关中;金将娄室自此履冰而过;大顺自成渡河破汾……鲤鱼跃过的门呀,如今也只是拉煤车风烟往来的通道。苍天在上,黄河东流,金龙何在,护我灵秀。于今饱食安居者,可忘平成万世功?

确实,我的故乡一直被工业文明所毒害……唯有黄河,黄涛滚滚,日夜不息,向东流去。我也曾在黄河的上游看到过清澈的黄河水,我的《蓝色的忧郁,金色的花》青海湖游记里也有过记录“天下黄河贵德清”。但我总觉得清澈湖蓝的黄河水,没了男人味。虽然我们都说黄河是母亲河,但我总认为他是父亲河。我喜欢他的浑浊,他的泥沙滚滚,它让我知道一个男人的胸怀,他让我知道一个男人的笃定和坚持。

卫东青游记-若尔盖 唐克镇
 

我们驾车随着黄河行,若即若离,一会远一会近。久不修缮的乡道坑坑洼,两边有一望无垠的草场,秋草枯黄马瘦毛长,天穹高阔河水丰沛,蜿蜒逶迤风姿绰约……只能用风姿绰约,因为这里的黄河太像女人。我一点都不认为她就是黄河,哈哈,或许每个人的眼睛不同,我还是认为我们家的黄河才是真正的黄河。

卫东青游记-若尔盖 唐克镇

老宁站在空旷的草场扯开嗓子唱着呼斯楞的《鸿雁》……鸿雁北归还,带上我的思念,歌声远,琴声颤,草原上春意暖……虽然唱的不好听,但一个老男人的苍凉还是唱出来了。秋意深深,苍穹高高,不由人想念妻儿老父母。

卫东青游记-若尔盖 唐克镇

我想我的旅行,不是因为厌倦生活,不是为了逃避生活。我的旅行是用来认识自己,寻找自己的。我同样喜欢那些人迹罕至、人烟稀少的地方,因为在这些地方可以遇见孤独,遇见真实。旅行中我会和另一个自己对话,我们会聊家庭,会聊父亲儿子,会聊金钱,会聊梦想,会聊生命结束的事情。在旅行中,在孤单中我会发现自己生活中很多的虚伪,会发现自己有意无意藏起的污垢,会发现自己被糖浆粘住的生活,看似甜蜜却总多无奈。

卫东青游记-若尔盖 唐克镇
卫东青游记-若尔盖 唐克镇

总喜欢单人单骑,肆无忌惮,心如铁石,无所不能,赤身裸体,恶魔相伴的旅行。那风尘仆仆的路上会遇到自己的真善美,遇到自己的生命。

卫东青游记-若尔盖 唐克镇

就像我在《西藏十五日》的后记里写的:虽然内心里对这灯红酒绿的世界充满了恐惧,但又时刻想要征服它!喏!你看看,是不是因为这灯红酒绿的世界给了我欲望,欲望让自己苦不堪言……有一天我和老方聊天,我说等咱繁华过尽……老方直接就把我打断了,他说行了、行了,你先繁华了再说……你看,繁华的欲望常常让我们迷失了自己,让我们贪婪,让我们穷凶恶极……我一直都在伪装自己,让自己看上去冷酷,让自己看上去不可靠近,让自己看上去无所不能……那是因为我是个胆小的人,害怕迎面而来的人们,害怕这个无常的世界,害怕白昼,害怕声音,害怕别人看破了自己的伪装,看透了光鲜背后恶俗的欲望……当一个人走在高原的旷野中,当一个人蜷缩在冰冷的帐篷里……一个人面对着自己的心魔……一个人呆立在那条孤单到天边的路上,我问过自己想要什么?当那孤单像巨大的蛛网包裹着我,让我无法动弹时,恐惧中我眼前闪现的是我的妻儿……我想要的,我一直拥有!我丢失的,我一直不曾丢失!

卫东青游记-若尔盖 唐克镇
所以,旅行,是告诉自己不要迷失在欲望中,是告诉自己生命中什么最重要。

卫东青游记-若尔盖 唐克镇
卫东青游记-若尔盖 唐克镇

路边立着一个木牌,上书麦溪乡俄藏村,麦溪乡的人们应该是以游牧为主。路边草场里有几顶简易的房子,牦牛慢悠悠地走在路中间,远处草场里几个半大孩子吵吵闹闹地向我们跑来。我们大声和他们打着招呼,他们也大声地回应:你们好嘛!是嘛,不是吗。藏区的大人小孩说汉语总喜欢在一句话的结尾处加一个语气词“嘛”。这几个孩子一看就是那种没太受限制自由生长的样子,黑黑壮壮,个个都不是孬种的样子。老宁说:这几个孩子一看就是纯爷们。

卫东青游记-若尔盖 唐克镇

我问他们怎么没上学,他们说:早上上学嘛,下午就不上学了嘛!他们乐呵呵的,让我也跟着一起乐呵呵起来。我想他们的童年多好,放学了就在这大草场里追逐打闹,翻跟头唱歌,他们不用学奥数,他们不用学钢琴,他们却会成为真正的纯爷们。

卫东青游记-若尔盖 唐克镇

小黑说:“车里还剩好多上次去西藏给孩子们带的铅笔和笔记本,要不送给这些孩子们!”我们就将铅笔和笔记本分给了这几个孩子,并一再嘱咐他们让他们平均分给他们的同学们!他们说:放心嘛,一定会分给同学们的!

卫东青游记-若尔盖 唐克镇

两三年前,我和朋友聊公益捐赠,当时我每年都会给“彩虹基金”捐赠近万份《忒色西安》用于义卖,所得款项全部用于改善儿童福利院的软硬件设施。朋友调侃我说:你的公益做的太炫耀,宣传太多了。我说本来做这个公益就是为了让《忒色西安》的品牌更出名,比起那些打着公益的牌子却啥都没做的人,我比他们强多了。朋友说公益么,应该悄悄地做,就像雷锋叔叔一样做好事不留名。我说:好么,你给咱联系一个咱能实实在在做点事的事。几天后他说联系好了,柞水县山区里一所小学校,孩子们大都是留守儿童,我们去给孩子们送些衣服、书包和学习用品。顺便带着咱们的孩子,让孩子们互相交个朋友。

那次也是千折百回走了好多山路,终于到了那所小学校。校长主任很重视,让孩子们列队欢迎我们,弄得我们很不自在。总感觉做公益的人似乎高人一等,本来自己就是个俗人,各种龌龊都有,却被自愿不自愿地要求装的像个领导,各种亲切和蔼的形象。想想都恶心,很不爽,也就再没做了。但《忒色西安》只要“基金”有需要还是一直捐赠,宣不宣传也都无所谓了,能帮上某一个孩子,那也是我的福分。只是偶尔自己会心里骂骂,他妈的我一直帮助福利院的孩子,我家孩子上个学,还他妈的得求爷爷告奶奶,又是请吃饭又是送钱又是送礼……

卫东青游记-若尔盖 唐克镇

感谢今天遇到的这几个纯爷们,帮我们减轻了车子的负担。挥手再见,我们继续翻山越岭,去往郎木寺。君住黄河头,我住黄河尾。山高路远不识君,共饮黄河水。此水永不休!相逢又挥手!只愿君心似大鹏,展翅九万里。

卫东青游记-若尔盖 唐克镇

卫东青游记-若尔盖 唐克镇

郎木寺,不是个寺院。郎木寺,是个小镇。它地处四川、甘肃、青海三省的交界处。一条小溪从镇中流过,小溪不大,名字气派——白龙江,江北郎木寺,江南纳木寺。郎木寺,有两个寺院。一个在北一个在南,北面的叫色止寺,南边的叫格尔底。北面属于甘肃省,南边就是四川省。你有没有搞糊涂,哈哈,记住白龙江,记住南北岸,记住白龙江为两省分界,白龙江又融合了藏、回两个民族,记住白龙江两岸的人们各自用不同的方式传达着对信仰的执著。
卫东青游记-若尔盖 唐克镇
卫东青游记-若尔盖 唐克镇
卫东青游记-若尔盖 唐克镇

传说中的西王母,是中华民族的总先妣。造人的女娲、巫山神女、巴人的祖母巫蜒等,都是西王母部的支系,西王母部落,都以母虎为图腾,又称黑虎女神。而郎木在藏语中的原意就是“虎穴仙女”。郎木寺所处的四川、甘肃交界地带,自古以来就是川、甘、青各族民众朝拜黑虎女神的圣地。如此说来,我们人类的起源也是源于此地。每个地方都应该有些传说,传说会让这个地方显得美丽而神秘。

卫东青游记-若尔盖 唐克镇

我们到达郎木寺时已是下午,因为不是旅游季,不长不宽的街道,大都关门歇业。好不容易找了家开门的旅馆,先谢谢脚,然后出门找地吃饭。 一家大盘鸡,我们要了一大份,高压锅做的味道很商业,剩了一大半。结账走的时候,藏族服务员一直在碎碎念:不好吃嘛,你们也多吃点嘛。

卫东青游记-若尔盖 唐克镇

卫东青游记-若尔盖 唐克镇

在街上乱转悠了一会,也没几家开门的,我在一个书店里买了两本藏文的连环画,印刷比较粗糙,就当留个纪念吧。还有一家郎木寺刀王,里面各种藏刀匕首,我选中了一把,刀王说是他亲手锻造的,上面刻着他的名号。老宁不建议买,他觉得那把刀没什么实用价值,也就作罢。男人么,都喜欢冷兵器,其实我收藏了十几把匕首,有从新疆带回来的,有从西藏带回来的,有从云南带回的,还有一些朋友们送我的。这次出行临走前,我翻箱倒柜,老婆问我找啥,我说我的那些刀呢。老婆说:你是要去旅行,还是要去干嘛。带刀干嘛。反正最后也没找到,只能给背包里揣了小黑原来送我的电击棒。在路上小黑说,出门带这些防身武器没什么大必要,遇到小事用不上,遇到大事没法用。也确实,我的电击棒主要当手电筒用,老宁随身带的匕首主要用于削苹果。但没办法,男人天生就喜欢这个调调,出门随身带个家伙总是能壮胆,当年我在西藏阿里的徒步,也就是因为手里的那把藏刀才让自己有勇气走了那么长的路。每个男人应该都有过那么个情怀,就是仗剑走天涯,路上再遇上三五个红颜知己,来一番江湖恩怨、快意情仇……

卫东青游记-若尔盖 唐克镇

卫东青游记-若尔盖 唐克镇

天色渐暗,小黑说拐角处有家酒吧开着门,过去喝酒聊天吧!这间酒吧叫做神仙居,老板年龄不大,不到30岁的样子,很精神。店里也只有两三桌人,都是男人,我们要了啤酒,很无聊地喝着。不在这里无聊也再没有选择无聊的地方。外面街道漆黑一片,空气里也满是萧瑟的味道。

卫东青游记-若尔盖 唐克镇

老板过来和我们聊天,张口就问:你们是陕西的吧!我也是陕西的,我家在汉中!气氛很快就热烈了,小黑的背包里装着《忒色西安》,取出来送他一份,他很欣喜,连连说:你们等一会,我去给你们拿酒。他拿来一罐青稞酒,说是自己酿的,一定要和家里人一起干。这青稞酒我在青海湖时,西凉驿的老板和尚就请我喝过一次,入口绵软甘甜后劲却如滔滔江水无穷尽。我想所谓的神仙居应该是和他的青稞酒有关系吧。老板说:明天就准备关门,收拾东西,准备去云南,想去那边看看酒吧好做不,这边不太好做,除了五一和十一,平常的生意太冷淡……

卫东青游记-若尔盖 唐克镇

1点多我们起身结账准备回去睡觉,老板说不用结账,千万不要掏钱。他站在大厅中间拱手说道:各位各位,今天最后一天营业,又幸运地碰到我的老乡,今晚大家的酒钱都算我的……

 

2015118

一大早,我用凉水洗头,自然风干,一个字爽。发如秋草,髭似笋,迎着太阳再出发,方向,扎尕那。

卫东青游记-若尔盖 唐克镇


 待续…… 

 

赞 (3)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