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柿–赵秋民

韩城文学:空柿-赵秋民

正午,冬日的阳光洒下几丝暖意,国阳楼前墙角,有几个老人在晒暖暖。他们旁边,一个卖空柿的农村老人吸引了不少行人的眼球。

两萝筐两层叠放的空柿,个大、红亮、透润,我不由自主上前,与卖柿人没搭讪几句,他就诚心让我品尝,我也不客气,拿起一个沉甸甸的柿子,去柿蒂、擦干净、送到嘴边、用力一吸溜,凉丝丝甜滋滋的味道马上透入全身的细胞。

韩城文学:空柿-赵秋民

我说最少买他一萝筐柿子,卖柿老人对我这个大卖主更热情了。他看上去就是那种很精神很能干的农村人,年过六旬,一头花白的短发,气色健康,担起一担六七十斤的柿子步履轻快。他说,现在生活好,山里好多人都看不上这个营生了,嫌辛苦,但总不能看着这么好的柿子烂在山里吧!这个冬季,隔几天他就有一次进城卖柿子的经历。早上五点从扳桥出发,担上两萝筐柿子,步行二十多里路,两三个小时到达城里,早市摆一会,再沿街碰买主,累了就挑个地摆地摊,响午饿了啃几口自带的馍凑合下,不是太渴就不喝水,怕城里方便的地方不好寻。一般下午卖完,赶到姚庄坡底等顺车,摸黑到家就算运气好。

韩城文学:空柿-赵秋民

我知道农村人挣钱不易,我的心瞬间也变得柔软起来,我就琢磨起等会看能不能一下买完他的柿子,好让他早点回家。其实我今天不是给我买柿子,是给一个老哥买。我老婆就是个冬季空柿子不离口的吃货,我家阳台凉处始终是空柿摆得满满当当,老婆还喜欢炸面粉与柿肉和在一起的柿子饼,香甜香甜的,超好吃。前几天和老哥闲聊他也说到好这一口,我便应我便应承碰上了给他弄些空柿。

卖柿人担着柿子跟我进小区,边走边不停说让我给门卫打声招呼,怕人家挡他,我说:“你跟着我,他不挡。”

韩城文学:空柿-赵秋民

老哥住十七搂,我在前边按下电梯,招呼老人和柿担子进电梯,一下子就到了十七楼楼道。他放下担子,本来用他自带的纸箱装柿子,老哥却从自家拿出两个纸箱。空柿只能叠放两层,也就放不了多少,就决定在阳台空处铺上报纸摆放一些。老头说不用我们插手他来弄,称好一萝筐进了屋,一张望说城里还有这么大的客厅,都能摆席,说着麻利地摆好柿子,算账时特意说筐子多刨了一斤多,怕我们吃亏的样子。总共凑够四十斤,二百元。

老哥也是热情之人,把老头当客人看,其间也就随意和他聊着,给他发根烟,我凑过去打火机给他点,他说:“我不抽烟。”他知道这是好烟,就把烟小心翼翼放入兜里。给他泡了一杯茶,客气几次他也没喝。他对我们说:“我的柿子你们放心,没点过药。”说完把他的纸箱、捆纸箱的绳绳仔细收拾好,楼道上不留一点他来过的痕迹。

韩城文学:空柿-赵秋民

我送卖柿老人出小区,我打定主意让他把剩下的十来斤柿子装进他的纸箱里,再跑一趟给我送到也不远的单位,放在车里带回家。他却说:“还有个买主刚才说要十来斤,这剩下的估计刚好。”我也就没提这个茬。

望着他走远的背影,我也欣慰:看来卖柿老人今天是可以早早回山区家里了,老伴肯定做好热腾腾的饭菜在等着他。

赞 (3)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