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月十三“杨逢忌”,韩城千年古训风俗!

正月十三刚过,这一天韩城人必遵循古训:不适嫁娶,不动土木,不走亲友。虽说本人韩城生韩城长,很小时候就知道韩城这一风俗,但一直搞不懂为什么被韩城人称为‘杨逢忌’,更搞不懂的是这一古老风俗,竟然在韩城大地世代相传达一千年之久,妇孺皆知、户户遵守,其重视程度放眼中华大地唯此一家,这是为何?

这首先得从杨业说起。杨业又名杨继业,祖籍陕西麟州(今陕西神木)人,其夫人佘太君是陕西府谷人。杨业少时游侠仗义,善骑射,好狩猎,成年后娶佘(折)氏为妻。杨业曾任北汉政权麟州(神木)刺史,其势力范围覆盖整个陕西北部和内蒙一部。后来,宋太宗收复北汉杨业归降。收伏杨业以后,太宗马不停蹄乘胜挥师攻辽,以期收复燕云十六州。一路之上所向无敌,宋辽双方大军在清沙河一带展开一场恶战,即金沙滩一战(今陕西省韩城市芝川镇滩子村)。然此次会战,辽兵以逸待劳,大败宋军。宋太宗身被数箭,危在旦夕,亏得杨家父子相救,乘一驴车,突出重围,方免于难。太宗回朝,感杨家救驾之功,乃敕建“天波杨府”。此次大战杨家并无战死者,反而首建大功与宋。

公元986年,宋太宗以为“主少国疑”,便以三路大军齐头并进,再度大举进攻辽人。西路军大将杨业为帅,太监王铣监军。杨业率军出雁门关,英勇无敌,战果累累。当此之时,宋军东路、中路大军却连连败北,辽兵乘胜反扑,集中十万大军对付杨业父子。宋太宗急令撤军,而主帅潘美,监军王为胜利迷惑,命杨业父子冒然进兵,使杨业父子失陷陈家谷,杨业拼死苦战,终因寡不敌众,坠马被俘,英勇不屈,绝食三日死殁。后世嘉其忠烈,演绎成撞李陵碑而死,言其忠勇刚烈。其长子杨延玉亦战死。此战役,宋军损兵折将,大败而还。太宗大怒,罢免王铣,潘美官削三级,同时褒奖杨家父子。后世文学作品将此一段历史演绎成《金沙滩》《李陵碑》使杨家将的英雄形象更加高大。

正月十三杨逢忌,韩城千年古训风俗

当年杨家将在金沙滩(即陕西韩城芝川镇滩子村)救主事迹大感朝廷和万民,作为救主地的韩城竟不经意间成就了杨业归降之后的首功。因杨业韩城救主之战损兵折将巨大,太宗允其就地补充兵员以便护主回朝。韩城那时屡受辽兵侵扰,敢怒不敢言久已。如今大宋王朝竟有杨业如此英雄,倍感鼓舞纷纷自愿报名参军,当时参加杨家军者达数千人之多。而当时韩城不过几万人口之小城,数千青壮年参加杨家军意味着家家青壮年均予以参加,成为杨家军中一只骁勇善战、奋力杀敌的骨干力量。

在雁门关外一场昏天地暗厮杀中,杨业父子即韩城数千士兵纷纷战死沙场。这一千古噩耗传到韩城时正逢正月十三日。霎时整个韩城笼罩无比悲伤和痛苦之中,数千青壮韩城人战死意味着家家均有战死之人,韩城上空一时凝结,祭奠英灵成为了这一天唯一的事件。

因为是韩城人投军杨家军中,作为军中灵魂的杨家父子成为人们首当其冲的祭奠对象,韩城人民为了纪念杨公,也为纪念战死的韩城英烈,将这一日,也就是正月十三日作为杨公忌日,也称杨逢忌日,从此千年流传,万古不变,直至今日。

一千多年来,每逢杨逢忌日,韩城人均停止一切建房、红白喜事、走亲访友,专门纪念杨家将即战死的韩城英灵,世称“杨逢忌”。使其最终成为卧薪尝胆、勿忘国耻的特有文化,这就是韩城人民千百年来念念不忘杨公忌日的原因。此等风俗放眼中华唯韩城独有,世所罕见,也正是韩城人民对民族精神、爱国主义最好的诠释,成为中国历史上独具的民俗现象。

针对这样的历史,我一直半信半疑。信的原因是韩城人的确对这一天非常非常重视和虔诚,疑的原因是评书中记载的杨家将事迹主要是在河北、山西一代,何来韩城之战?为解这些疑惑,特意查阅了宋辽史书等资料,这些年也走访了韩城境内一些地域,基本搞清楚了杨家将与韩城这一历史渊源。

1、《辽史》耶律斜轸传记载:初,继业在宋以骁勇闻,人号杨无敌,首建梗边之策。继业为流矢所中,被擒。斜轸责曰:“汝与我国角胜三十余年,今日何面目相见!”辽国将帅都劝杨业投降,被杨业拒绝,绝食三日而亡。《辽史》其他各章中对杨业的死都大书特书,可见他们对杨业的忌惮。

从辽史相关记载来看,杨业此次兵败被俘绝食而死,其次子杨延玉阵前战死,但不是什么替八贤王而死。史上也无八贤王此人,宋太宗也未御驾亲征此役。因此《杨家将》评书应为后人演绎而成,绝非史实。

2、据《宋史》记载:杨业有七子,分别是长子杨延昭(即后来的杨六郎),次子杨延玉,三子杨延浦,依次后面为杨延训、杨延瑰、杨延贵、杨延彬。除二子战死外,仅长子杨延昭属武官仍保卫大宋带兵征战,其余各子均担任殿直官和供奉官一职,这些职位都是北宋时期管理朝廷宫中财物事务的官员,有官衔但无任何实职,这种职位官员是皇帝特别为功臣之后设立的闲职,大意就是朝廷感恩汝先辈功勋,照顾好尔等子孙而已。所以也就不存在什么三郎、四郎、七郎八虎疆场杀敌等评书史实。

真实的历史是:宋太宗听说杨业绝食而亡非常悲痛惋惜,随后下诏说:“拿兵器保卫国家,听到鼓声就想起将帅。尽力杀敌,气节豪迈,如果不追封表彰,如何弘扬忠义刚烈!原云州观察使杨业真如坚硬的金石,他的气节让风云激荡。故分封以恤其子。

3、据《宋史》,文广则是延昭之子。《续资治通鉴长编》和曾巩的《隆平集》也都说到延昭有三子,为传永、德政、文广。杨文广乃为杨家第三代名将。(后世评书将其演绎为杨宗保,又将其夫人演绎为穆桂英)。文广在仁宗时被经略陕西的范仲淹擢用,后又随名将狄青南征,神宗熙宁时又调回西北边防任秦凤副都总管,威镇西夏。其在韩城驻守用兵之地颇多,遗迹尚存。

4、韩城板桥镇高龙山,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此地连绵战争达百余年不断,就是当年宋辽大战、宋金大战、宋与西夏、宋元大战的古战场。这里还发现过大量的人头骨和箭镞。沿此地向西的群山中,堡寨众多十分险要,这里有萧家寨(萧太后练兵屯粮之地)、天门、石门、白马滩、摘星台古寨、穆柯寨等。这些均与古战争中的大破天门阵、石门阵、降龙木、脑后摘桃等吻合。

5、韩城西北冶户川(今王峰)自西汉时期就是冶炼重镇。辽国弯刀(镔铁制造,实际就是一种钢,十分坚韧耐用)三大产地之一就产自韩城冶户川,因为韩城本地蕴藏大量煤炭和钢铁,适合铸造兵器。加之韩城地形易守难攻,当年宋、辽无论谁占领都不可能轻易放弃。对辽而言,夺取韩城意味着可依托韩城作为兵工厂和储物基地,为进取长安做桥头堡。对宋而言,韩城失守不仅意味着兵工厂的失去,更意味着长安东北屏障尽失,故而非得名将镇守方能成事。

因连年战乱,此地锻造兵器、储备军用物资等任务更多的只能由士兵完成。而杨文广驻守此地多年,杨家后方之民(陕北)大量从陕北移居(实际是分化迁徙)韩城投军。如今韩城人杨姓中有很多人,就是那个时期由陕北移居而来。

纵观这些史书记载时间和地域分布情况来看,自杨业抗辽开始,其子杨延昭、其孙杨文广相继几十年抗击外敌入侵,特别是杨文广更是在韩城、黄龙、洛川等地奋勇抗敌,几十年内韩城子弟兵多被征召参军,为国捐躯者无以数计,这就是韩城的历史与杨家将的历史紧密连接浑然一体的根本原因。

当然在后世在流传过程中,特别是评书的演绎和传播,将杨业、杨延昭、杨文广的事迹混揉在一起,并赋予更多神奇人物和传奇故事。特别杨文广在韩城的真实史实,令韩城人对杨家将更是充满了敬仰和爱戴。误将滩子村一战揉到评书中的金沙滩一战,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在那个抵御外侮时代,韩城人参加杨家军,抛洒热血为国捐躯的历史确是真实无疑,现有韩城杨姓居民多来自那时杨家后裔也是真实无误的。因此,杨逢忌虽说全国各地曾有之,但对韩城而言却是别有意义的风俗。不仅仅祭拜杨业杨家父子,更是祭奠我们韩城自己的父老先祖,这血浓于水的风俗,虽说历经千年永不绝断。如今,韩城周边的合阳、澄县、大荔等地,本人也多次走访,无人记得还有这一风俗,独有韩城历尽千年沧桑,不改初心,祭奠至今。

自宋以来,韩城多为外族侵扰,如自今还被称为金城,境内元代建筑全国第一,辽、蒙、元等痕迹、古物比比皆是(曾出土萧太后凤冠)。自宋以来,中华历史也进入了一个民族矛盾尖锐对立时代。在时代的岁月长河中,韩城处在宋抗辽、抗金、抗西夏、抗元前沿阵地的这一特殊环境下,强烈的爱国主义情绪,使百姓对抗敌英雄倍加关切和敬仰。在那个面临外敌入侵的历史中,朝廷不断积弱积懦,无论官方还是民间都希望通过宣传杨家将,强调忠孝、卧薪尝胆、不忘国耻等思想,赋予国人一种信仰和精神支柱,这才是韩城人这一天祭拜杨家将的特殊含义。

 

本文作者:刘新胜,1966年生于韩城,1985年参加工作。民盟盟员,中学历史高级教师。

赞 (1)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