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城百年老醋坊 四代传人继承忙

走进韩城老城,漫步窄窄的学巷里,快接近文庙时,一股浓郁的醋酸味扑鼻而来。再往前走,一面红黄相间的大旗上,“米醋”两个大字格外引人注意。大门正上方,一块写有“学巷醋坊”的牌匾正挂当中,旁边四个大红灯笼高高挂起,颇有点像《武林外传》里的同福客栈。

韩城百年老醋坊 四代传人继承忙

老板娘很热情,见有人进来就忙着招呼,“要点什么醋,可以尝尝”,说这话时,她一手熟练的从身旁桌子上拿起一个次性的小塑料杯,另一只手迅速从桌上拿过一个白色塑料壶,淡淡的紫红色的液体缓缓流入杯中,清澈见底,如果不是浓浓的酸味扑鼻,说是葡萄酒也有人相信。

见来人抿了一小口,便双眼紧闭,表情扭曲,老板娘赶紧笑着解释道:“这个是葡萄醋,有点酸,可以加蜂蜜或者兑温开水喝,还可以养胃。”

韩城百年老醋坊 四代传人继承忙

在这个十平米见方的店面里,三口大粗缸靠右依次排开,占了小店一半的空间。醋缸之上,红色的纸条上用黑色毛笔字分别写着“三年米醋”、“一年米醋”和“米醋”,贴在墙上。打开缸盖,用长柄勺从缸里称醋时,落在缸边、墙上的小虫便到处乱飞。
“咦,怎么还有小飞虫!”来客中有人抱怨。

“那是醋蝇,做醋的都会有!”

韩城百年老醋坊 四代传人继承忙

接话的人叫樊克杰,今年44岁,学巷醋坊的老板。也是韩城百年醋坊的第四代传人。民国年间,樊克杰的太爷就开始用传统工艺酿醋。樊克杰打从16岁起,就跟着父亲做醋,一直做到现在。
平时醋坊就樊克杰夫妻二人打理。一人在前面的门脸负责卖醋,另一人就在后院负责酿制,主要就是查看醋缸里醋的生长情况。在樊克杰的后院里,放着约400口大缸,缸口用黄泥封着,缸里是正在生长的醋。

樊克杰的醋坊中,主要有米醋,陈酿米醋、玉米醋和葡萄醋四种。不同的醋开缸时间各不相同。“米醋最迟是一百天开缸,陈酿米醋开缸是一年三年。三年陈酿米醋是最好、最贵的。”见有人咨询,老板娘耐心地解释着。“陈酿米醋比米醋,吃起来口感更绵香些,米醋是略微‘暴’一点,就和人的脾气一样。”

韩城百年老醋坊 四代传人继承忙

“老板,给我盛二斤。”说话时,有人来买醋,“一直都在这家店打醋,口味儿好,量给得足,老板人又和善。我一直吃这儿的醋,都好几年了。”
樊克杰的醋不贵,米醋2块钱一斤、玉米醋1块5一斤,葡萄醋按桶卖,一桶10块钱。“我们做醋,不能只为了挣钱,还要顾及更多的人,让韩城的穷人也能吃上醋。”

樊克杰说,当年自己的祖上在温饱问题都不能解决的情况下,为了能留下传统工艺,创立了学巷醋坊。到樊克杰的爷爷接手醋坊时,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自家的醋,便推着自行车,在韩城的大街小巷里叫卖。樊克杰三十多岁时,从父亲手里继承衣钵,接过醋坊一干又是十几年,尽管钱越挣越多、店铺名气也越来越大,但醋的价格始终没有涨起来。“我们的醋是纯天然手工制作,为的是能传承老一辈的手艺,不想让传统的醋文化失传。”

韩城百年老醋坊 四代传人继承忙

 

韩城百年老醋坊 四代传人继承忙

这些年,樊克杰的醋坊先后被评为韩城市“消费者信得过个体户”,“诚信单位”荣誉称号。他的醋曾被韩城商贸局当作到外地招商的礼品,还被韩城市政府推荐代表韩城作为特产,参加2015年在西安举行的第十九届“西洽会”。在樊克杰店铺正对大门的墙上,贴着许多樊克杰在西洽会上和诸多参展商的合影。

韩城百年老醋坊 四代传人继承忙

樊克杰的妻子说。“我们做醋,讲究的是品质和诚信,从不弄虚作假,偷工减料。消费者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我们更应用好东西去回报他们,所以就努力把醋做好,同时也赢得了大家的信任与支持。”

俗话说“酒香不怕巷子深”,随着古城的开发和开放,越来越多的外地游客走进韩城古城,走进樊克杰的百年醋坊。“曾有外国游客见我们店的醋有特色,便走进来看看。品尝后,就捎上一些回国喝。”樊克杰的妻子说。

韩城学巷米醋

目前,韩城古城还在改造、开发,而樊克杰的脑袋里早已经有了醋坊的新蓝图。因为醋坊就在文庙旁,不少游客闻着醋香走进醋坊,樊克杰想把醋坊改造成醋文化旅游景点。
“我想把研磨、蒸煮的操作间搞成透明的,把晒醋的大棚扩到能放下一千只缸,再开发一些养生保健醋,让游客能看到、闻到、喝到用传统工艺酿造的醋,感受手工魅力。”说这话时樊克杰满满的自信。

赞 (25)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