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胡 北党 东丁 西杨之望族——南胡

市区五公里,村子分成东巷,西巷,南巷,北巷,中巷,东寨子,西,北,东三大稍门,寨子门,是个村寨分离的自然村落。村里分别建有长门,二门、三门、四门祠堂、祖师庙,佛爷庙、娘娘庙、龙王庙、砖塔、小砖塔。东彭胡族按祖制辈分 “克、达、廷、士、秉、恭、敬、增、锡、武、林、焕、基、建、泰、荣、烈,十七字宗号。由两支来自不同区域的胡族定居繁衍。

一支在杨族、彭族兴盛时期迁入的胡族。据《订正村名源流记》记载“据耆老相传,囊时杨族碁盛有吾姓迁入彼,则渐渐衰,今则无其类矣。”若干年前杨族在东彭居住时就有胡族迁入,胡族在东彭居住的时间远远要长于彭族。在韩城县志上著有“相传五代后唐时期,因彭姓聚居于悟贞观之东而得名。”彭姓消失的时间大概在明末清初,可以估略胡族在东彭居住两千年以上。

南胡 北党 东丁 西杨之望族——南胡
一支是桢州刺史奚烈翰出的胡族。村北祖庙“承启堂”门楣雕刻着“洛阳分派”,老祠堂前门上方悬挂“桢州刺史”牌匾,证实老祖先有一支是从河南洛阳迁来的,曾在桢州任刺史官。史载“北魏献帝之兄本姓纥骨氏,入洛阳后改为胡姓,后代定居中原,发展成显族并被汉人同化。”遂按汉俗纷纷改汉姓为“胡”氏。
韩城县志上叙述:女奚烈翰出任至桢州刺史被行省牒,徙州人于今圣堡。已而,大兵至,翰出拒战。中流矢,病创卧。花帽张提控言:兵势不可挡,宜速降。翰出曰:吾曹坐食官禄,可望国寄恩多?但当力战而死耳!至夜,张提控引数人,持兵杖入之,协翰出,使出降。翰出曰:听汶所为,吾终不屈也。遂杀之,轨其妻子出降。初,桢州人迁金胜堡,多不能至。军事判官王谨,收遣散之众,别屯周安堡。周安堡不缮完楼牒,置站受之具,兵至,谨拒战十余日,内溃被执,不屈而死。诏翰出谨各赠官六阶,升职三等。东彭老祖先任桢州刺史官到现在七百四十年。
从东彭现存历史遗迹来看,杨,彭二族在东彭的经济发展,种族繁衍并不尽如人意。胡族家庙俗叫老祠堂,位于村东老池北边坐东朝西,始建明末清初。祠堂共三道门,门楣上分别写有“根深叶茂”,“桢州刺史”,“胡族家庙”字样,正厅摆放着胡族祖先的牌位。院子的东南方向一棵大柏树,象征着长久永远;平行的一棵梧桐树,寓意梧桐引得凤凰来。相传胡族先人所种植。
四合院是东彭村具有特色的建筑。道光年间,胡铭华的太爷在宜君县经商发了家,镇上的商铺百分之九十全归他家所有。在家里一线起墙,盖了前后院两座厅房和前院东西十间厢房。厅房成了当时乃至今日,韩城最具影响力的建筑物。

南胡 北党 东丁 西杨之望族——南胡
村东寨子的胡增祥,在白马滩大肆买地并收购粮、麻,佃户万计,兴办“通顺号”粮庄,一支三十头的骡马队,常年四季从山上往下运粮食和山货。同时兴办了“钱庄”放贷款,收租子时,每天要进五十两银子。在白马滩的石碴村办酒厂,生产《白马滩烧酒》销售。宜川,黄龙,白马滩方圆四十多里地归胡族所有,俗称“九沟十八岔,还不算两个凹。”胡族花巨金买通衙门,凡是胡家认可的犯人直接投入监狱。民国十一年间,胡增祥买下寨子里大小院子二十个,房屋二百余间,整个寨子归他家所有,加固城墙并重修城门。在寨子里兴建了韩城第一所私塾“义学堂”。民国十三年县志上记载:胡增祥,孝廉方正,出朝考以直州判用。为人忠厚,光绪丁丑庚子慷慨助赈有济。地方官府赠送”孝廉方正“牌匾,当朝皇上赐予黄罗伞,花翎一顶。
在城里有“鼎新祥”商号的胡羡农,娶有大小老婆,生有子女八个。拥有前后院,马房院,五亩地的葡萄园。相传胡羡农从小不爱上学,父亲就叫他好好种地,并起名羡农,朝廷绅士苏智深都管他叫“胡不识字先生”。他精于经商,后来把生意做到省城,在西安开办了金行,一次投资买下整个骡马市大街。在很长一段时期里,他的经济直接左右半个西安,民间曾流传一句“羡农脚一端,西安颤三颤。”
望族南胡的先祖,曾为韩城的发展做出过巨大贡献,在韩城的发展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页。

赞 (4)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