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宗义:往韩城的风景深处走

郭宗义:往韩城的风景深处走

郭宗义:往韩城的风景深处走

原标题:往韩城的风景深处走——访我市摄影艺术家郭宗义

席慕容在《乡愁》里说: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惘,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对每一个韩原游子来说,故乡,是心里无法触摸到的白月光,不管在哪一个角落,总想要寻找所有可能的寄托,来抚慰心里的乡愁。有人思乡,就有人遥寄“茱萸”以解乡愁。这个遥寄“茱萸”的人就是郭宗义,他的一本《韩城风光》画册,把所有韩原游子的乡愁都具象在了光影交织的图片里,有人说,看到这本画册,就像回到了家。从第一页翻到最后一页,就像路过了韩城的七山一水二分田,满怀的思乡愁绪,都化在了这山水风景里。

大型艺术摄影画册《韩城风光》首发式暨郭宗义《守望韩城》纪实摄影汇报展

去年的10月16日,《韩城风光》摄影画册首发仪式暨郭宗义《守望韩城》纪实摄影汇报展在西安举行。在这之前,这位拍了40年韩城的摄影家已经举办了大大小小很多次摄影展了,每一次,都把他眼里的韩城,向世界舞台推得更近。一位观影人说:“郭宗义的摄影展,不仅让人读懂了韩城的古代,亦读懂了韩城的今天,更让人预知了更加文明、更加美好的韩城未来。”

大型艺术摄影画册《韩城风光》首发式暨郭宗义《守望韩城》纪实摄影汇报展

在这本画册里,你能看到轻烟笼罩的田野春色、黄河的夕阳牧歌、高峡平湖的绮丽水色、浓墨重笔的林源重峦、灯火璀璨的城市夜景……这城市的姿态和气质,这城市的历史与未来,都聚焦在这画册里,让人一眼望到底,又让人忍不住细究风景背后的故事。这画册,让思乡的人得以“解渴”,居乡的人得以成长,他乡的人得以认知。

郭宗义《守望韩城》纪实摄影汇报展

人生不过百年,在这短暂的栖居之中,最有价值的事情,是譬如大禹凿龙门、司马迁著《史记》,要作千年之调,遗泽世人。郭宗义一直在做的就是这样一件事,他扛着相机,记录下了眼中韩城的每一个当下。很多故事、很多人、很多地方,都在消逝、改变、重塑,但他用摄影,忠实地记录下了这城市每一帧走过的时光。那些照片,都是给未来和现在最好的馈赠。

大型艺术摄影画册《韩城风光》首发式暨郭宗义《守望韩城》纪实摄影汇报展

但凡摄影家,都有着同一个梦想,那就是行万里路,去到每个美丽的地方,用镜头捕捉所有美丽的风景。但是,对郭宗义来说,他所有的摄影梦,都起于韩城,也将终于韩城。于他而言,摄影最大的灵感,是内心深沉的故土情怀。出名以后,曾有人劝他去西安发展,他说:“去不了,离开韩城,我就没有土壤了。”

大型艺术摄影画册《韩城风光》首发式暨郭宗义《守望韩城》纪实摄影汇报展

1995年,在司马迁图书馆举办的《太史故里风情》摄影展,是郭宗义个人的首次摄影展,也是韩城的首次个人摄影展。1996年,郭宗义的首本摄影画册《韩城旅游》出版,也是韩城的首个摄影画册……郭宗义的摄影人生,时刻都紧紧跟韩城联系在一起。在这之后,他相继出版了画册《溥彼韩城》《小北京——韩城》《韩城古寨》《韩城风光》,这些画册,无一例外都带着深深的韩城文化符号。

郭宗义《守望韩城》纪实摄影汇报展

怀着对故土的深切眷恋,郭宗义背上相机,在过去的无数年里,忍受创作的艰辛和别人不解的眼神,穿行在韩原的四季风雨里。作为一名摄影家,他大多时候是沉默的,镜头下的照片就是他的语言。他曾踏遍了很多地方,遇见了很多人,路过了很多故事,但只有走进摄影展,翻开画册,才能从一帧帧光影交错的照片里窥探到他心底的海洋,聆听到他的语言。

他的身上,有一种孤勇的匠心精神,而当下的摄影家,很多是缺少匠心的。匠心往往意味着固执、缓慢和寂寞,蕴含着专注、技艺和对完美的渴求。在他看来,一张好的照片,不仅是传达美的视觉享受,也是在传递美的情感,更是在透过画面讲述深层次的故事。摄影是一门孤独的艺术,讲究天时,为了拍摄一张芝川古渡日出的照片,他每天早上4点起床,耗费数天的等待才换来日出刹那的完美画面,而拍摄的成百张照片里,也许只有一张是让他满意的。

郭宗义《图说韩城》

为了拍摄一张满意的图片,无论是酷暑寒冬、清晨黄昏、上山下河,郭宗义都毫无怨言。如同王安石所说,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为了拍摄出最完美的照片,他常常要背着沉重的摄影器材深入老林深山,爬上地势险峻的山坡,越过水流湍急的河流,在这样的跋山涉水中难免会遇上生死险境,有几次险些滚下山坡、掉进水中,但是他从来没有退缩过。每一张照片的背后,都是他无言的坚守和对摄影的执着。

郭宗义《图说韩城》

2010年创刊的《图说韩城》已经发行了100多期,这份免费向广大市民赠阅的画报如今已经走进了千家万户。谈及创办这份画报的初衷,郭宗义的想法很朴素:“既然我最擅长的是摄影,那就以此为媒来宣传韩城。”在他看来,在情感表达上,照片比文字更直接、更有冲击力,无论是哪里人、无论识不识字,只要看到了照片,就认识了韩城。在他工作室的外墙上,永远张贴着最新的《图说韩城》,路过的人总要驻足停下来看一看。在这面外墙前,有外国人因为看到一张古寨的照片,按图索骥前去寻访;也有年轻的矿工在这里看到来自井下800米的图片报道,忍不住嚎啕大哭……《图说韩城》在每个乡镇都设了赠阅点,即使在韩城最偏远的山村里,也有《图说韩城》的踪影。对那些不识字的村民来说,《图说韩城》是他们了解韩城的唯一窗口。

郭宗义《图说韩城》

有人说:只有摄影家知道,在花朵后面有全世界的苦难,经由这朵花,他可以触碰到别的东西。对郭宗义来说,摄影给他最多,却也让他失去最多。因为专注摄影,牺牲了和亲人相处、朋友聚会的时间,成了别人眼里“孤僻的人”;从小就热爱篮球、乒乓球,喜欢绘画、音乐的他,也因为专注摄影变成了朋友眼里“没有情调的人”。既便如此,郭宗义却没有时间去懊恼,人生只百年,而他,有永远拍不完的风景和故事。眼睛专注在镜头前,每天和风景、和人、和故事对视,他总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远方,正在消逝的古寨、留守的老人以及城市的变幻和山水的更迭……这城市的肖像,没有人比他更了解。

 郭宗义《图说韩城》

在所有的美丽后面,必然是不为人知的艰辛。对郭宗义来说,年轻时8年的电影放映队工作,启蒙了他的摄影生涯,曾经绘制过的无数张电影宣传海报,制作过的无数个幻灯片,看过的无数部电影,都成为摄影最初的艺术积累。曾经所有的工作经历,似乎都在为他的摄影事业奠定基石。也因为这样的经历,让他能驾轻就熟地在拍摄中把控场景、选择视角。正如他自己所说:“这一帧风景,我只拍了几天,但是在心里已经酝酿了很多年。”

耳顺之年的郭宗义,已经拍了40年的韩城。40年就做这一件事,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韩城风景的深处。他的身上,有着对韩城的赤子之心,更有着对韩城深深的文化自觉。这种文化自觉正是当下的年轻人所缺乏的,不管是摄影也罢,做人也罢,都应像郭宗义这般,坚守本心,才能往人生的深处走。

本报记者 杨帆

赞 (4)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