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东青|真实是我与世界相处的方式

初见卫东青,一身硬朗的皮衣,束起的长发和特意蓄留的胡子流露出一种很特别的气质。想起叶广芩老师对他的描述很是贴切“长发飘飘,细眼黄须,像是坊里的花老道,也像是深山修行的隐士……”他帮我温杯泡茶,认真的样子使我停下提问静静看他。

卫东青,忒色西安主创,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省作协会员,西安平面设计师联盟理事,入选陕西“百优人才”计划。第12届中国广告节一等奖获得者,西安城墙旅游特别贡献奖,彩虹基金彩虹之星,入选《亚太设计年鉴》第二卷、三卷。著有诗集《900路公交》《画一首诗》,散文集《西藏十五日》,文绘集《过我眼即我友》,《忒色西安》《溥彼韩城》《忒色陕西》等系列创意手绘地图。

梦想照进现实

聊起手绘地图的灵感时,卫东青说,那时候自己的设计公司遇到了瓶颈,工作没有突破性的进展。自己整日愁眉苦脸很不快乐,妻子便提议让他去旅行。在青岛的街边他遇到一位卖地图的老婆婆,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手绘地图。旅行回来后,他便开始投入到手绘西安的创作中去。卫东青的手绘地图正面像张寻宝图,背面讲述了当地的传说故事,历史文化。

“西安是我爱的城市,画一张西安的地图也是我想做的事。一是实现自己儿时的梦想,也希望这幅画能够流传下去”。 开始卫东青只是抱着画给家人和朋友的想法,没想着去做商品。谁想无心插柳,手绘地图得到很多人的喜爱,使他有了继续画下去的动力。完成西安的手绘地图后,卫东青回到家乡韩城,想要把故乡用手绘的方式记录下来。他走进四合院听老人讲当地的传说故事;走进小区听年轻人讲在这个城市发生的事;走进古城儿时恩师的家,便想起恩师带他背着画板去写生的场景;画司马迁祠时,便想起司马迁生前的种种经历。所以从他的地图里可以看到故事和他对这个地方的热爱。

卫东青说他的创作是有选择性的,他的每一件作品都和自己的成长有着紧密的联系。“因为创作要投入很大的感情,是要完全把自己浸入一张地图中的。”迄今为止,他创作了《忒色西安》;《回坊上》;《河山之阳》;《党家村》;《大秦图》;《溥彼韩城》等图册。

真实是他与世界相处的方式

顾城是他最爱的诗人;郁达夫是他最爱的作家。“顾城的诗是用孩童的眼睛去看世界,又用孩子的方式去表达世界。”说起顾城,卫东青眼神突然闪烁出光芒,就像一个孩子在与别人分享心爱之物般。“那时候我十二三岁,对诗歌完全没有概念,一次姐姐带我去书店,我看到一个黑色书皮上有戴着高高帽子的男人,旁边写着《顾城的诗》,我拿下来读他的诗‘走了那么远,我们去寻找一盏灯……’好像突然间自己心里那座一直在沉睡的火山有了出口,从那以后我就固执地向他靠近。” 朋友都知道他对顾城的痴迷,所以每年过生他都可以收到很多本《顾城的诗》,现在家里的书架排着一整排不同版本,不同年代《顾城的诗》。在他的诗集《900路公交》出版后,卫东青走进书店,把自己的诗集和顾城的诗集放在一起,这是他们相距最近的地方。

“郁达夫也是很真实的人,他散文、小说无一例外都是第一人称的写作, “自叙式”的表现,是最为坦诚、露骨的。这两位像是我的老师一样,一直影响着我的写作。” 受到顾城和郁达夫的影响,卫东青的作品也是真实地记录着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感情真实地流露,不掩盖任何。“诗是没有好坏的,只要能打动人就好。”他说。

与名家在文字里神交

卫东青给我讲了一个“飞头獠”的故事……他的白天与普通人无异,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只是在夜深人静时,他的头与身体分离,飞出窗外,自由地飞翔在外面的世界。黎明时分它会飞回并与身体合二为一。他说他自己就像是那“飞头獠”,在现实和梦想间游走。

他在逆境中总能从顾城、郁达夫、司马迁他们的文字中得到指导和鼓励。写作与创意设计是有很多共同点的,他的书桌上摆着诗歌和悬疑小说。“文学素养和创作水平是相关的,你有了什么样的文学修养才能创作出什么样的作品。”他喜欢读希区柯克的悬疑小说,他说设计也是如此,最巧妙的设计就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目前他已完成散文集《写给男孩菠菜的信》,预计五月份出版。这本散文收录了他给孩子写的近百封信。卫东青与儿子的相处常常被朋友们称赞,他与孩子以兄弟相称,朋友相处。

最后我问到“你认为你是一个怎样的人”时,卫东青低头思索一会,“不委屈自己梦想的人吧,希望能够保护好‘飞头獠’。能实现的梦想踏实着手去做,不能实现的便放心底,让它慢慢生根发芽。”

记者 谢勇强 实习生 阎子君

来源:华商网

赞 (4)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