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韩城村落,重拾历史的记忆

我想,是不是每个人心底都有建造一座城的梦想。心底的那座城,或大或小,或繁华或古朴,或世外桃源,小桥流水,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在韩城的每个村落里,这样的梦想一直就在。

探寻韩城村落,重拾历史的记忆

坡头村,是一个有着千年历史的古老村落,庙宇、宗祠众多,村中的关帝庙始建于明清,是古时民间祭祀、庆典、社火的重要场所,为传承和保护历史文化,建设美丽乡村,村民对原关帝庙进行了修复改造,对关帝坐像进行了重塑,并因地制宜、就地取材,扩建了坡头村村史馆。

探寻韩城村落,重拾历史的记忆

村史馆里,有保留三百多年的壁画,亦有还原的乡贤人士的画作。

探寻韩城村落,重拾历史的记忆

探寻韩城村落,重拾历史的记忆

还有那些曾使用过的老物件、犁、耙、耧、石墨等农耕工具,旧式木柜,手摇式粗布纺织机、斑驳锈迹的煤油灯,布满生活印迹的古老器具,原汁原味的再现一个村子的悲欢岁月,在人们心底荡起一波波回忆的涟漪。

探寻韩城村落,重拾历史的记忆

在柳村正在建设的村史馆里,墙的两边是保留几百年的壁画,一侧主题大意为“贪腐私营作恶违德入地狱”,一侧主题大意是“廉正忠爱行善奉孝有福来”。此壁画在道光年间还曾被修复,现正在进一步抢修保护。村镇里的干部们,欣喜的讲述村落的古老渊源,讲述祖辈留给后世的谆谆教诲。

杨村文化活动广场二十四孝故事浮雕图

在杨村文化活动广场,我们看到刻有孝感动天、亲尝汤药、啮指痛心、卖身葬父、刻木事亲等二十四孝故事的浮雕图,以此彰显孝文化。村主任笑言,若谁不孝,让他面壁思过。他们将抽象的道理、生硬的说教,转化为群众喜闻乐见的图片实物、生动事例,同时赋予它更大的感染力和生命力,进而上升为一种文化精神。

郭庄村元代建筑府君庙

在郭庄村看到一所庙宇——府君庙,是元代建筑。1984年被韩城市政府确定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目前村里正在完善府君庙,并将依托其扩建村史馆。

探寻韩城村落,重拾历史的记忆

文化广场上,乡贤人士画的农民画。绚丽明媚的色彩, 寓意深刻的主题,简洁明快的风格勾画出了美丽的田园风光,栩栩如生的农家生活,抒发村民对新生活的热爱与追求,也歌唱着自己日新月异的美丽家乡。

王村王家祖祠

在王村,始建于清的王家祖祠,正如重修碑记上铭刻的那样:“星转斗移,春秋交替,年近双百,历经沧桑,风剥雨蚀,荒凉破败,王氏后人,愧对祖宗,无颜世人,忧心忡忡,食不甘味,夜不安寝,然柳暗花明,幸逢盛世,国富民强,家庭兴旺,后裔福胜,倡修祠堂,众裔闻之,欢呼雀跃,辛卯庚寅,义捐集资,族性旁人,一呼百应,有识之士,鼎力相助……始祖创建,千秋功名,后裔修缮,世代功名。”我想,今日的众筹,大概来源于昔日的集资。

探寻韩城村落,重拾历史的记忆

犹记儿时,我们的小学,是在半山腰上一座寺庙里,父亲告诉我,那是“尊圣寺”。校门口一棵苍老枯朽的树下,横躺着一口大钟,钟上密密麻麻刻满了字。父母讲过,那口钟曾经悬挂于树上,人们每日敲响它。不幸的是,前几年,它被盗走了。因为没有守护,只余模糊记忆。

当年,祖辈于乱世颠沛流离寻得一处山乡僻壤安身,他们不忘祖训,教育子孙后辈习文育人,多年后,后辈重返都市,于繁华间仍葆内心一隅纯净。

都说,无记录无发生。就像古往今来写史书的人,告诉后人某年某月发生了某事,而那些存在于乡间村落的古老印迹,帮我们留住一代又一代人的成长记忆,一代又一代的精神传承。那些祖祖辈辈留下的精神财富,在潜移默化中融进我们的血液,进而慢慢渗透在我们为人处世的底气里。透过历史的缝隙,回忆走过的痕迹,我在想,我们成年后所有饱满的精神世界,大多来源于曾经童年的精神滋养。

探寻韩城村落,重拾历史的记忆

“一个村子的村史馆应该是这个村的文脉所在,应充分展示这个村的村容村貌、人文特色、历史沿革、农村生活变迁等,应完整记载这个村子的历史事件、先辈经历的大事、为农村建设和国家富强做出的好事、获得的荣誉等,应充分承载这个村子独特的乡土风情、饮食特点、民俗文化等,这样的村史馆才有可能成为记录历史、传承文化的“博物馆”,成为留住乡愁、凝聚人心的“加油站”,成为体验民俗、发展旅游的“纪念馆”,为美丽新农村注入新的内涵与新的动力。这是用无声的印记和良善的新风告诉我们,一个村子的力量所在。”

探寻韩城村落,重拾历史的记忆

据悉,过去十年,中国总共消失了90万个自然村,平均每一天消失80至100个村落。这些消失的村落中,有多少是有文化保护价值的传统古村落,可能已经无从查考了。但是我相信,每一个镇每一个村,每一幅字画每一段传说,都蕴藏着耐人寻味的故事,蕴藏着属于每个村落的独一无二的气质。

如果可以,请找回我们每个村落的记忆,复苏我们心中久远的梦吧。

来源:韩城作协澽水文学公众号  作者:吉璇

韩城作协公众号

 

赞 (6)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