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鹏程笔下的“灵官峡”在哪里?

雷达

雷达

 

作家杜鹏程的《夜走灵官峡》,为大家所熟悉,但灵官峡的位置在何处,就不一定清楚的了。我说,就在我此时此刻站立着的脚下。

红叶深秋如烫火。虽然色彩有点微淡,但凤县的山水美景,却依然瑰丽如画。这天清早,我随陕西省“部分专家文化资源考察组”,来到老杜笔下的“灵官峡”。过天桥,赏山水,回忆当年修铁路和这时坐“火车”、钻山洞、察地貌、采民风、搜罗民间文化“资源”的情景,倍感亲切。

这是由于两层缘故之使然。其一,凤县是我的第二故乡,五十多年前,我曾以大学青年教师身份,在灵官峡近临的张家尧,劳动锻炼一年。其二,杜鹏程,是我的同乡,又是我的师友,来这里走走,是旧地重游,温习旧章,还有对作家的怀念与崇敬。

我在50多年前曾在张家尧记过曲谱的艺人老师张克勤,自然是要拜访的。

真巧,就在我们于嘉陵江边闲聊之时,突见西去的公交车上,有人向王局长打招呼。王说:“那就是张克勤。”我说:“我咋没看清?”

“他是看见你才招手的!”王勇局长有所思地说。一阵喜悦灌顶,说不上是咋样的高兴!

艺人张克勤,与我同龄。只因其琴棋书画、吹拉弹唱样样精通,被人戏称为“张万能”。由于我向王局长说过“这次来凤要特意拜访张万能”的话,才引起他留心照应的。

我们边走边议,煞是惬意。走过一座跨江吊桥,一幅悠长约30米的楷书《夜走灵官峡》的浮雕,横在眼前。这时,作家老杜深沉多思、说话斯文、又朴实到家的形象浮现在眼前。一个在战火硝烟中一直扑打追踪的随军记者,一位辛勤笔耕、写了大部头小说《保卫延安》和许多短篇、中篇小说、散文的作家。

灵官峡,一个熟悉的地名!但我不知道,他竟是我下放劳动期间,来回走过无数次的宝成线上的英雄聚集之地。心思:这个神秘的地名,莫非与“灵官神神”有关?有神便有庙,可我在下放劳动的一年间,没有听说这一带还有座“灵官庙”。

因了与张师的会面,才解开这个疑团。

他说,张家尧东,有个马关岭,岭下有个关底村,关底村有个农民,叫张炳林,是当年修铁路的民工。50来岁,本甘肃武都人,因逃荒来到关底定居。一天,他正在峡谷里凿石头,突见一位戴着草帽、穿着灰衣的中年人朝他问道:“老乡,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他用武都话回答:“是岭关峡哟!”

他所说的“岭关”,指的是他所居住的那个“马岭关”,那“岭关峡”的叫法,是随着当地人的俗称而来的。当着他读到杜鹏程《夜走灵官峡》的时候,却兴奋地说询问他的那个戴着草帽的中年人,就是作家杜鹏程。他是因见到“伟人”而兴奋地说给张克勤的。张炳林还说,甘肃两当倒真的有个“灵官峡”,但不是咱这里的“岭关峡”。既然《夜走灵官峡》,说的是咱们这里的“岭关峡”,那也可以把咱的“岭关峡”称为宝成铁路上的“灵官峡”了,而且是被作家杜鹏程书里记载了的真真正正的“灵官峡”。像是在说绕口令。说罢,两个农民都惬意地笑了。当我听着这个有趣的故事后,也会意地笑了。

它,见证了一位作家为深入工地、歌颂英雄的“筑路人”并与一位普通农民工对话的真实场景和它所透过的时代精神。

说不定那个已经去世的张炳林,还就是老杜笔下那两个小孩子爸爸的朋友哩……

 

2014.11.20.

赞 (2)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