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城10最

1. 韩城最有名的人–司马迁

司马迁

影迷们大都看过电影《刺秦》、《西楚霸王》,这些瑰丽多姿的故事取材于两千年前的《史记》,作者便是司马迁,他在自己饱受屈辱的五十六年的生涯中,孤独地完成了这部浩浩五十二万字六千五百字、字字精华的华夏历史奠基之作,第一次将自上古时期轩辕皇帝到汉武帝期间面目模糊的中国历史客观、公允、鲜活地描述出来,后人很难想象他的博学、更难想象他的坚忍。

如今的韩城四处可见司马迁的踪迹:芝川镇的司马迁祠、司马后裔聚居的徐村、韩城市区内的司马迁广场、司马迁大学、司马迁中学、太史路……。这座城市似乎想以这种方式,表达出这个孤独而伟大的灵魂给予韩城的精神内核。

2.韩城最不缺的东西–古建古物古风

韩城古建筑
从市镇到农村,韩城的古建筑比比皆是。举个例子,如今还有多少地方奢侈得象韩城这样,拿元代的建筑群做校舍的?倘若放在沿海,早打造个不锈钢的笼子将它圈起来了。至于古物,也没有从现代韩城人的生活里头消失,说不准某件价值连城的宝贝,正在谁家当烧火棍使呢。古人温文尔雅的遗风,韩城人继承得好极了,很难见到斗殴、斗嘴、斗酒的场面,最多不过赤壁斗智,玩玩脑筋急转弯般的游戏。

3.韩城最盛产的人物–秀才

韩城秀才
韩城素有”文史之乡”的美称,兴文重教是一贯的传统,培养出的秀才可以大把大把地抓,这个十数万人口的小地方,仅在明清两代科举中试者就达1390多人、明朝时韩城有名的书院就有10多所。一时间被誉为”解状盛区”、”士风醇茂”。除了江南的绍兴城、扬州城等,放眼天下还有谁敢与之比肩乎?

4.韩城的最高学府–象山中学

韩城象山中学
该中学坐落在一坐最不象山的土山脚下。似乎不单是跟人的因素相关,还牵扯到风水问题,这学校的学生们成绩欲与天公试比高;象中的老师讲起某某考进某某大学时总是很容易混淆不清,因为这样的学生太多了,难计其数。虽然是个名副其实的中学,但韩城人都把它视做半个大学,甚至半个名牌大学。两只脚跨进象中,无异于一只脚跨进了某大学。”人生从这里写起”是象山中学的毕业生留给母校的评语,想来也是他们发自肺腑的内心感受,读来令人肃然起敬。

5.韩城最平静的地方–黄河

韩城龙门黄河
自古黄河之水天上来滔滔东流不复还,素来以气势闻名于世界。尤其是在韩城的龙门,黄河河面仅宽80米;在龙门上游4公里处的石门河面则仅宽60米,可谓万里黄河的咽喉之处,水势异常的汹涌。黄河通过龙门这道关卡后,水面变的宽阔,水势也变的波澜不惊,想必洪荒时代的大禹开山治水后,桀骜不逊的黄河领教了人的力量,所以会变得这般平静。

6.韩城最威猛的地方–寨子

韩城村寨党家村
韩城180个古村寨或者村寨遗址,反映了礼仪之邦的民众在宗族安全受到威胁时,会采用强硬而巧妙的手段来自卫的史实。想当年叱咤一时的李闯王、太平天国的天兵天将都在这里吃足了苦头。寨子中以曾经富庶一时的党家村的寨子保存最为完好,当年的火炮甚至还可以使用,游客可以发射火药弹玩,每次3元,多则优惠,大家试试,很好玩的。

7.韩城最出名的特产–大红袍

韩城大红袍花椒
说来不过是个丁点儿大的小东西,绰号却是英姿飒爽的“大红袍”。这小东西学名叫作花椒,想吃火锅麻辣猪蹄辣子鸡的话可离不了它;除此之外,花椒还是祛邪去寒的中药材。这厨房里和药罐子里使唤的东西个头虽小,力量却很大,足足撑起了韩城的半边天,直接关系到韩城人民的日子能不能过得红火,小姑娘能不能打扮得漂亮,小伙子能不能娶上媳妇—–韩城年产花椒四、五百万斤之多,远销海内外。花椒是韩城经济的顶梁柱之一,客观公正地讲,也实在是个大东西。

8.韩城最重的东西–门户蒸食

韩城门户蒸食
传统的中国人最讲究”礼尚往来”,虽说有句古话叫”礼轻情义重”,但在韩城农村的各家各户间,来来往往的礼品是以百计数的蒸食(也就是做得非常具有艺术气息的馒头),这礼品可是要用箩筐挑的,例如女儿出嫁,娘家要送三百馍,如果某家有老人去世,女儿、孙女、儿媳娘家每家要送三百馍,侄女、外甥女每家两百,叔伯侄女、外甥女每家一百,什么卷儿馍、馄饨馍、盘子馍、圈圈子,等等等等。这又复杂又沉重的礼品在全国可是独此一家。

9.韩城最热闹的时候–结婚

韩城结婚习俗
当结婚这件人生大事在21世纪的许多城市里已经简化得(也索然无味得)完全等同于向政府报到、领个小红本本、最多不过到婚纱影楼拍一套僵尸照的时候,韩城的新郎新娘正被一大堆扭着秧歌、敲锣打鼓或者踩着高跷的左邻右舍、亲戚朋友紧密包围着。在韩城,结婚不单是两个人的节日,也是一个大众节日。一户人家在当地的口碑越好,其子女成亲时参与者就越多,婚礼也就越热闹。韩城人以这种不为摩登时代所见容的传统方式,坚强地将结婚进行到底。

10.韩城最拥挤的地方–老城

韩城老城
韩城人管自己的老城不叫老城,也不叫旧城,而是诗意地叫它”金城”,姑且不去探讨这名称所从何来,它无疑象是一首古老的乐曲,不单动听,也激发了人们通常匮乏的想象力,给这片古老的城郭蒙上了一层闪闪发光的金色。有意思的是,虽然韩城在老城以北开拓出了一座”新城”,那里马路要宽敞的多,住房要宽敞的多,还有一座点缀着红花绿树的广场,可是这座新城在韩城人眼里就仿佛从外星球漂浮过来的一只水泥仓库,没有人觉得它跟自己有大不了的关联。于是,金城看上去总是比新城热闹,多少年的老街上熙熙攘攘地挤满了人,巷子里的颌烙摊子又有什么时候寂寞过了 。

赞 (3)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