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河滩情结

黄河滩,当我站在黄河堤坝上,深情地注视您时,您那金色以箔片似的土地,摇曳河流侧畔的翠绿苇丛,长着剑形的叶儿,开着紫蓝色花儿的蔺草和各色杂花野卉,立时牵扯着我的思绪,飘向已成为历史的长河中……

黃河滩情结

我生活在黄河侧畔的村庄里。六七岁时,己与小伙伴恣戏于您的怀抱中了。躺在河沙上,滾于草丛中,伏身花枝中,嫰白的牙咀嚼着苦涩的蔺根,于是饥饿的感觉便悄然隐去。黄河滩,您是稚童玩乐的好去处。一人隐身苇丛,大家分散搜寻。苇丛中有淤泥,伏身于淤泥之上,再用芦苇遮掩身体,即便搜寻者从身边走过,往往也发现不了。

一个霪雨初晴之日,我们迫不及待的下到黄河滩中,到苇丛中捉迷藏去了。当大呼几次而藏身苇丛的名叫芦花的小女伴未回答时,我们就分散寻找了。可是费尽周折就是找不见她。芦花藏到哪里去了呢?我们都没料到,悲剧已经发生。当我们意识到不大对头,慌乱着去唤大人,再找见陷入淤泥中的芦花时,她已经永远离开了我们。

自此,每当芦花飞舞的时节,我便忆念小女伴芦花。那河畔生长的芦花,是那未涉世事的小女伴的精灵所化么?看着那轻盈飘舞的苇絮,我仿佛又见到了芦花活泼可爱的身影。黄河滩,虽然芦花的早逝不是你的过错,但你满地开放的花儿,是你的忏悔吗,是你刻意的赎愆吗!

那是个食物极端匮乏的年月。一天,饿得病恹恹的我站在黄河岸边,突然一阵有违时令的东风吹来,拂了我一身芦花。那像极了天国精灵儿的花儿,陡然间掀开了记忆的帷幕。我想起了早逝的小女伴,不禁举目遥望。眼前是一线黛绿。啊,那是苇丛。那是我童年的摇篮。苇纵浑然一线,微微晃动。您是向我招手么?一丝苦涩中有点甜味的的感觉在口腔中形成津液,它忽然甘醇似酒异香扑鼻,那是马蔺根的味儿!

黃河滩,是您指点精灵似的芦花向我指出一条生之路么?

我迎着芦花走向黃河滩去。我挖掘蔺根,未曾洗净便塞进口里,枵腹渐渐膨胀起来。就在我挖蔺根的前后,村民们,当然少不了当年的小伙伴,便都下到黄河滩中,挥锨举镢,挖掘蔺根。黄河滩,您不就是黄河母亲么?马蔺根不就是您的乳汁么?当生于斯长于斯的儿女受到饥饿的胁迫时,您的乳汁拯救了他们的生命。当时,人们称蔺根为救命草。救命之情,亲切无比,救命之恩,永世难忘。

蔺根可以做成各样食品。将蔺根干化,粉碎,筛过,可作成馍、饼等。柿子、枣与蔺根一起做成的糕、饼,曾让人馋涎欲滴,生命因它而得以维持。毫不夸张地说,当时,包括各级干部在内的韩城市公民,没有不食蔺要以裹腹的。

黄河滩,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您一定不止一次拯救过陷入危难中的您的儿女们的生命。您的恩德无论怎么评估,也不会过分。

黃河滩情结

黄河滩,饥荒之后,人们想在您宽阔的胸膛上发展农业,播种粮食。这想法也许太过天真,因为黄河流道变化无常。所谓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一料长势良好的庄稼,洪水一来,便可能被冲的干干净净颗粒无收。但并非年年如此。

一年,黄河滩地的豆类作物长势喜人。我们公社的女社长兴致勃勃到黄河滩地检查生产情况,村干部坚决阻止。她不解地问,为啥?村干部吞吞吐吐道不出个所以然来。女社长想了半天,似乎看到了症结所在,说别搞本位主义!村干部忙说,不是这个意思。她果断地说,反正我非去不行!她是个急性子,说走就走。村干部指派我快去通知在黄河滩干活的人,不料女社长随后就赶来了。黄河滩地里没有一个人影。她瞥了瞥扔了一地的镢头、锄头,不满意地问,人呢?“在苇子里呢”。村干部不好意思地说。“我是狼,吃人呢。”她提高声音喊,乡亲们,都出来!苇丛中有人应道,社长,你做指示吧,我们都听着。“出来,出来,见见面嘛。”但苇丛中竟没有一丝儿声息儿了。女社长生气了,走向苇丛要看个究竟,村干部忙挡驾说,社长,原谅他们吧,天热,蚊子咬,为灭蚊方便,黄河滩地干活的人,全脱的精光,一丝不挂。年轻的女社长脸面立时彤红。她两眼流着泪水,向苇丛深深地鞠了一躬,转身快步离去。因为她知道多待一秒钟。她的那些社员就要多一秒蛟叮之疼。

女社长怎会知道,黄河滩地在三伏天的骄阳之下,像大蒸笼似的直冒热气,正午时分,赤脚站在沙上会烫出水泡儿。而黄河滩地蚊子大如牛虻,隔着衣服就能叮进皮肤。蒸烤叮咬,让人不敢穿衣服。衣服穿在身上,立时粘贴在汗津津的身上,一股浓浓的酸臭味儿,蚊子落在衣服上,叮进肉内才能发现。……女社长怎会知道这些呢?

……历史的车轮飞速向前,而今的黄河滩地苇丛马蔺,杂花野卉一望无际,黄河湿地也开始名闻天下。

我的恩草马蔺,我的依依难忘的黄河滩地!你的脉博与生活河畔的共通共振,哺育了一大批吃苦耐劳坚韧顽强、百折不挠、敢思能创的韩原儿女,你的精神气魄,将激励着我们迈向更加美好的明天。

黃河滩情结

来源:韩城作协澽水文学公众号  作者:薛永学

韩城作协公众号

 

赞 (6)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