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氏孤儿给韩城的两点启示

赵氏孤儿给韩城的两点启示

陈凯歌版《赵氏孤儿》首映式在山西孟县藏山景区举行,由于得到陈大导演垂青,赵氏孤儿藏身地一日游之类活动让藏山景区随着赵氏孤儿名扬全国。随后是河北邢台的赵孤庄加入到赵氏孤儿藏身地的争夺之中,但已失去先手,棋差一着,不过也有所得,起码让我辈们知道天下尚有一个赵孤庄;其后陈导到西安宣传,有记者向陈导及赵氏孤儿制片人、陈导的妻子陈红等人提出赵氏孤儿发生地应在陕西韩城,陈制片人、陈导皆一脸茫然,于是韩城一些学者开始发力,提出相关证据来说明,赵氏孤儿故事的确发生在韩城,于是又一场名人争夺战重起硝烟。而最近从新闻媒体得到了赵剧方面的反馈:赵氏孤儿不是纪录片。对赵孤当年藏在何处并没有考证的义务。这种已近于程式化的名人争夺虽然没有什么新意,但是作为韩城人,我认为对我们还是有些启示的。

启示一:韩城对这种新兴的促销手段缺乏敏感性。为什么会不断出现一波接一波的名人故里争夺战,而且连西门庆这样的虚拟名人也有许多地方在争取呢?说到底,大家都非常明白,是经济利益在驱动。利用名人效应发展当地旅游本是旅游发展的一种模式,利用影视作品的植入广告来进行旅游形象促销出现了许多成功的案例,更进一步加剧了这种竟争。韩城加入这场赵孤藏身的争论之中,毫不例外也是因为旅游发展的原因。其实对韩城来说,我们真的不缺乏名人,我们缺乏的是对主动促销的敏感。当赵氏孤儿早已在全国沸沸扬扬的发酵时,我们没有任何动作,甚至没有作任何准备。既然没有准备,那么现在再加入这样的争论,其结果只能是作秀的成份多一些。我们更应该做是反思,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旅游营销战略,并为之做好准备。如果没有这样的反思和准备,那么明天我们很可能又会去进行韩氏孤儿之类的争论之中。这种被动的加入争论,就如同打没有准备之仗。

启示二:韩城对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和研究还处于较低阶段。文化产业发展的前提是对文化遗产的保护和研究。文化产业的动力是市场的需要。韩城目前的情况是文化产业的发展因为经济结构的调整有一定的需要,但保护和研究工作还处于较低水平。既没有系统的文化产业发展规划,也没有针对性的文化研究成果,在文化资源向文化新产品转变的过程中,一直没有大的突破。以赵氏孤儿来说,韩城证明赵氏孤儿藏身在韩城的一个重要物证是三义墓。对于三义墓和赵氏孤儿的研究,韩城一些民俗专家进行了许多有益的研究,也多次呼吁加强对三义墓的保护,但是对三义墓的保护并没有采取大的举措。那么既然在赵氏孤儿电影的促销中我们已落入后手,那么我们现在以加强三义墓的保护和开发为题去作为营销的切入点,就会化被动为主动,抢回先手,起码比被动地跟在别人后边要有用的多,就如亡羊补牢总比亡羊找狼要有用。

赞 (2)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