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城家乡的花椒红了!写的真好

韩城家乡的花椒红了!
前老槐树上不倦的知了
唤来了酷暑的狰狞
坡上蹦蹦车的轰鸣
驱走了山村往日的宁静
伏天不歇的干热风
吹瘦了溪流
吹皱了谷糜
吹裂了干渴的土坪
本是苦焦的日子
乡亲们的内心却很充盈——
家乡的花椒红了
满山的珍珠玛瑙
满坡的红霞辉映
晴热正合他们的心意
上苍无心的眷顾
使花椒的采摘赶上了好天气
场院里的晾晒也有了保证
椒农们熟谙着丰产丰收的路径
家乡的花椒红了
外出的上学的都赶回来帮工
村里留守的老幼
操心着外来椒客的接迎
会战的大军满山遍野
南腔北调的喧哗在山谷回荡
热闹了崖畔沟岔荒洼野岭
已难分清——
哪是椒农大婶的安全叮嘱
哪是椒客小妹的遥相呼应
能肯定的是——
辛勤的汗水里
务椒人的苦乐与采椒人的喜忧
产生了共鸣
家乡的花椒红了
乡亲们的忙碌
不比当年”三夏”活轻
盛椒的挂笼已在夏至时备好
长指甲早在半个月前成形
采摘的手臂
绕不开椒刺的挑战
每一树每一枝每一爪
惟有烈日下的手到擒来最灵
划出血痕的手指
留下血印的胳臂……
年复一年
把红色果实的珍贵史册彪炳
家乡的花椒红了
采摘是长达几十天的记忆
以量取酬全权指挥着生产
燥热单调考验着劳动者的韧性
山道送饭的蹦蹦车
树下锅灶的炊烟升
辛勤的人们黎明下地
坚守到戴月披星
对收获效益的追求
自觉着把往日的舒适牺牲
只争朝夕使生存的必不可少
成为田间地头的一道风景……
禹门黄河浪
司马故里情
魂牵梦萦的家乡古今驰名
花椒香花椒麻花椒红
山村的收成似已无关重轻
而乡亲们却用着了魔的能耐
侍奉这有几百年栽植史的仙果
呵护着”大红袍”的名声
提升着“原产地”的品性
用另一种实力和形象为韩城证明
作者/宜雨轩  图片来源/网络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