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门游

数十年前,我曾乘船横渡过黄河。记忆中似乎没见什么码头,那条黑黢黢头方尾宽的木船就停靠在黄河岸边,开船前,船工和乘客还得共挽纤绳把船往上游牵拉一段,以便顺流而下抵达对岸。时值封冻前夕,河里的水依然杂乱翻滚着或大或小的冰块,船至河心时,风啸浪涌,涡旋流急,几个精悍陕北汉子身子一仰一合,喊着号子,拼尽全力扳着粗长的撸,方勉强挣脱湍流的挟裹,借着水势斜斜驶向对岸。那时年轻,也不知道害怕,事后回想起当时满耳的涛声风声,以及船到中流时几成脱缰野马的危险处境,还是后怕不已的。

韩城龙门游记

唤起我这段久已尘封记忆的,是日前乘船游览黄河晋陕大峡谷出口的龙门。我们一家是从陕西的壶口过黄河大桥,沿着山西这边的吕梁山弯曲国道出河津而至韩城,休息一晚,复驱车北驶,穿过已成为工业区的龙门镇,进入龙门景区的。对龙门最热心的是5岁的小孙子,不消说,这是受了那则著名的鲤鱼跳龙门故事的影响。途中,小孙子问我龙门是不是龙守护的门?我笑道,是呀,不过那龙是条大黄龙。随后,我给他讲了“龙门”名称的来历:爷爷说的大黄龙,指的是黄河水。黄河这一段特别窄,最窄的地方不足40米,黄河从我们经过的壶口、孟门这条大峡谷里一路咆哮来到这里,浪叠如山,水流如沸,两岸又是断崖峭壁,相对如门,也就显得格外险峻!在交通工具落后的古人眼里,这样险峻的地方,只有神龙可以穿越,这里便被称为“龙门”了。传说龙门是大禹开凿的,所以龙门又叫“禹门”。大禹是大鱼吗?习惯于直线思维的小孙子瞪着乌溜溜的大眼问道。不是,我摇头笑道,大禹是一个被神化了的古代治水英雄。那时候天下洪水泛滥,大禹的爸爸受命治理水患,采取水来土挡的堵塞办法,结果失败了。大禹继承父业继续治水,他吸取了父亲的教训,率领众人,利用水往低处流的特性,凿通高的地方,疏导低处的壅塞,引水入海,这样苦苦干了13年,终于平息了水患。据说他从青海的积石山一路开凿到龙门山时,发现一种奇怪的现象:白天开凿的山,过了一晚上又重新合拢到一块。如此好多天劳而无功。后来,在一位白胡子神仙指点下,大禹才搞明白了这里原来是龙的脊梁,于是和大伙白天连着晚上不停地挖,这才挖断了龙脊,让黄河水归入河道。后来,大禹宣告天下水族,谁能跃上龙门,就让谁成为守护龙门的龙。东海里的一大群鲤鱼听到这个消息,于是逆流而上,想跳过龙门变成龙呢。说到这里,小孙子插嘴问道,爷爷,龙门里的鱼多吗?多!古书里讲,每年聚集在龙门的大鱼有几千条哩。不过,能跳过龙门的每年只有72条。还有更多的鱼没游进龙门就被这里的水浪吓坏了,于是调头顺流而下,又回到东海。据说这些折返而归的鱼,后来不幸都葬身于张着大嘴守候在海口的海怪腹中了。说到这里,车子拐进到龙门景区,故事便也留待“下回分解”了。

韩城龙门游记

这里是龙门古渡口所在地。时代变迁,世事沧桑,当年的繁华热闹自是不复存在。令人更为遗憾的是,矗立两岸的梁山和吕梁山虽说依然危乎高哉,威势不减,从中流过的黄河水却绝无“水浪起伏,如山如沸”的壮观气势,前人诗咏的“禹门三级浪,平地一声雷”的情景,也只能从文字中领略了。聊可告慰的是,景区开辟了黄河大桥至石门的水上游,由此可乘坐机动船,逆流北上,贴近欣赏两岸的千仞绝壁及其沿途景点。

韩城龙门游记

在柴油机的突突响声中,游船徐徐启动,身临其境于黄河之上,峡谷之中,感觉与站在岸上观风景自是迥然不同!看似平静的黄河水实则流速甚急,一些地方还打着漩涡,活生生展露出乱石穿空大水走泥的壮阔景象。非常幸运,这艘游船的船工马师傅祖上几辈都是吃“黄河饭的”,我们乘坐的这条铁壳游船,就是他自己造的。据马师傅讲,过去每年三月河水开冻,到农历五月雨季来临之前,是这里船工最为忙活紧张的时候,主要是从山西那边运煤下来。过去黄河水比现在大得多!现在由于建了许多水库,黄河水被计划使用,成了“分配水”,水势也就平缓多了。由于泥沙沉积,现在的水面也比过去高了30米,石门那里早先还有两座门状的石柱,也被淹没在水下了……跟随着马师傅的回忆,我明白了过去船工为何要拜艄公庙(艄公庙至今还坐落在临河高悬的一块岩石上,亦称云中寺。据说当年有位白胡子老头,常常站在这里给船工指引航道,船工们遂于此建庙以祀),且在龙门两岸的峭壁上设置铁桩、铁环,盖因那时的龙门要比现在深得多,水势也大得多,加之这一带忽宽忽窄,涡旋流急,下行煤船或货船一过石门,即面临着随时卷入涡流甚至撞向崖壁船毁人亡的生死瞬间!置身于如此险境之中的船工,其生命安危往往系于一念之差,自是祈望得到冥冥中神灵的护佑,倘有人指示航线,在激流涌浪中能及时调转船头,与死神擦肩而过,则不啻是救命神仙了。下行船如此凶险,上行船亦很艰难,过去没有机动船,逆流而上要靠人拉,这一带两岸多是断山绝壁,无立足之地,遂于峭壁上设置铁桩、铁环,以便船工用一种叫“鹰嘴”的长竿勾住桩或环,不断向前倒手倒竿,拉动船缓缓前行。很遗憾,尽管有马师傅的指点,我还是没能辨识出当年桩环设置的遗痕。倒是过去梵人(佛教徒)凿在半山腰修行的石洞,以及为了方便行人,由下而贯山顶的石阶(当地称为梯子崖)等等景观,令人惊叹中唤起一种历史的回忆。

韩城龙门游记

韩城龙门游记

船返回大桥,马师傅指着桥西端的桥墩说,那里原是一座石岛,叫鲤鱼岛,早年间建有大禹庙(始建于元代。为了纪念大禹治水之功,汉代时即在这里建祠祭祀),大殿寝宫样样不缺,可惜抗战时被日本飞机炸毁了。说罢,又指着桥墩不远处的一个杂草丛生的洞口道,那里是个机枪眼,当年国军一个师就是在这一带抗击日本鬼子的。八路军东进抗日,也是在离这里不远的芝川镇渡的黄河。我一怔,没想到在这黄河边上与历史撞了个满怀!耳旁顿时响起“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的歌声。是呀,母亲黄河,不仅孕育了大禹这样的治水英雄,鲤鱼跳龙门这种象征着百折不挠勇于进取的民族精神,还曾活跃着多少热血儿女的壮烈身影呀!我决计返程路上,给小孙子好好讲讲这些故事。

赞 (1)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